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标签: 狄尉
78 6  
 

(狄尉)杯酒浓

人物属于老怪,欧欧西属于我。

看完3的我实在忍不住了,对狄尉伸出了邪恶之手(

含有剧透,慎点

.

.

.

天下只有狄仁杰一人懂尉迟真金,也只有狄仁杰始终信他。

夜正宁静。尉迟真金翻来覆去,只觉枕头硌得慌,哪哪儿都不舒服。折腾半宿仍难以入睡。他烦闷不已,气得哼了一声,干脆起身点灯,抽出随身武器细细擦拭。

昏黄灯火下,手中利刃折射出澄净的光芒,褪去肃杀,却隐含温柔之意,尉迟凝视佩刀半晌,脑中一会儿浮现亢龙锏的模样,一会儿是天后威严的背影,一会儿又是那人的目光,种种画面来回切换,最终整颗脑袋里都塞满了那人的笑容,和他真挚的眼神。

狄仁杰会死。

他会死在天后的刀下,而握刀的人正是他的知己好友,尉迟真金。

“……可恶!”

所有的画面都碎裂了,黑暗中他看到窗外的月光,冷得瘆人,仿佛在无声诉说:你背叛了他。

尉迟猛地一掌击在桌上,木屑飞扬,他手掌滴血,而他本人似毫无感觉。

内心已痛苦万分,与之相比,身体的痛楚又何足挂齿?

如何才能既不伤狄仁杰,又完成天后的使命?

尉迟真金在天后身旁服侍多年,虽捉摸不透她,却深知她的野心。皇上信任狄仁杰,并予以大任,而狄仁杰又从未对天后展现过投靠之心,只专心办案,其他一概不管,即便天后答应只拿亢龙锏不动狄仁杰,他也不敢全信,近些天来,他总日夜不休地守在大理寺旁,盯梢异人组的同时,远远望着那人。

狄仁杰好像无所不能,他精通易容,又懂得障眼法,想要混入人群,甩掉异人组的跟踪,实在简单,但尉迟真金不知怎么回事,就是能从茫茫人海中一眼认出哪个是他。那个人的身上有种独特的神采,他的眼睛总是吸引着尉迟真金,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

尉迟想着想着,竟不自觉地痴了。他看见无数颗闪烁星子组成无垠的星河,载着他游动。在璀璨的河流中,他俯身掬起一把,放入口中,那滋味既香醇又甜蜜,他没有饮酒,此刻却已醉了。

醉酒的人易眠。尉迟不知不觉收了刀,倒在榻上,待醒来,已是天明。

尉迟真金坐在楼上,看狄仁杰奋力向上爬。火盆中毒物离他已不到一尺,尉迟袖中飞镖时刻瞄着它们,只是表面依旧风轻云淡,甚至还流露着淡淡的笑意。

老狄啊老狄,不仅聪明绝顶,身手也越发好了。

尉迟真金心里欣慰,又有种微妙的骄傲,一旁沙陀误会他幸灾乐祸,大怒道:“老芋头,哪有你这样练功的!你你你……你就是不怀好意!”

不怀好意?

尉迟真金自嘲地一笑,不错,他就是不怀好意,要害自己的兄弟,无需辩解,也无法辩解。

他斜睨了沙陀一眼:“我们就是这样练功的,他狄仁杰怎么就不能?”

沙陀被他这似笑非笑的无赖样子气得要死,口不择言道:“行,行,下次你来找我治病,我先让蛇咬你个半死,再治你!”

尉迟愣了一瞬,沙陀以为总算戳了他痛处,正要得意,尉迟真金却嘴巴一张,哈哈大笑起来。

沙陀只当他狂妄,愤愤地骂了几句便走了,哪知尉迟心中感慨万千。他想,狄仁杰的亲近之人,一个个都缺心眼似的,即便知道自己是敌人,还不计较地帮,狄仁杰本人更甚,神都龙王一案时,他从未计较自己的失礼,还将案子郑重相托,今日自己带着一帮金吾卫浩浩荡荡闯进大理寺,让老狄小丑似的在这里练功,他也没有半分埋怨,目光一如既往的平和。

老狄是信任我的,因为老狄信任我,所以他们都信任我。

我不想辜负老狄。

尉迟紧盯着狄仁杰的动作,见他脚下不稳,身随心动,一跃而下,伸手要接,狄仁杰双脚一钩,倒挂在绳上冲他笑。

尉迟真金的心也像这绳子一般被狄仁杰紧紧勾住了。但他强忍着什么都没说,同往日一般若无其事地同他闲聊,拍了拍他的肩膀。

狄仁杰定定地看着他,轻声道:“随我来。”,尉迟真金随他大步走进了大理寺内院,想起刚刚老狄看他的目光。那种一切都了然在心的眼神,令他惶惶不安。他走进了狄仁杰的寝室,这里残留着异人组留下的烟火味,更多的是狄仁杰身上的味道,淡淡的墨香,混着皂角和茶叶的气味。一旦注意到这气味,整个房间似乎都充满了他的味道。尉迟无法抑制地想起了那场梦,想起那荒唐的滋味儿,令他口干舌燥,浑身发烫。

狄仁杰背对着他取东西,老狄在取什么?他为何要把自己叫到寝室?亢龙锏前两日险些失窃,老狄那么聪明,他是否已经察觉?他会如何看我?一个背叛他……还肖想他的“朋友”?

尉迟的万千心绪,在狄仁杰拿出那副字时消失得一干二净。他的大脑停摆了一刹那,随即笑道:“不过是我随手乱画的,你竟还留着。”

狄仁杰微笑道:“尉迟,我知你不易……”

他一番话说完,尉迟真金大为震动,眼底细碎蓝光似湖水流转,美不胜收。狄仁杰观他神情,将眼前人从头发丝儿到脚在心里细细描摹。他想,倘若过不了亢龙锏这劫,成了恶鬼,也不能忘却尉迟真金,不能忘却这世上独一无二住在他心里的人。

尉迟真金想,一定要护狄仁杰周全。

他没有亲人了,天下只有狄仁杰懂他,只有狄仁杰始终信他。

他不能失去狄仁杰,更不能让这颗明珠蒙尘。

狄仁杰应当留在大理寺,应当让众人看到他的才华和品质。他值得。

取到亢龙锏后,尉迟真金犹豫良久,没有交给天后。即便她抬高异人组的地位,暗藏敲打之意,他也没有松口透露一句。

.

.

.

.

“看到狄仁杰,他就看到了全部的憧憬,希望和未来。”

被安上杀害同伴的罪名,卸了武器和官帽,剥了官服,打入大牢,多少年的心血转瞬毁于一旦,若是寻常人,此刻不是绝望便是仇恨。尉迟真金并非寻常人。狄仁杰走进牢时,一眼看见那一头梳理得整整齐齐的红发,在幽暗的地牢中,如同它的主人一般不屈而勇敢,好似一团热烈燃烧的火焰。

尉迟真金听到狄仁杰一行人的动静,立刻收回开锁的手,背对他们坐好。这点儿动作哪能瞒得住狄仁杰,他听着尉迟真金忿忿不平的声音,瞧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可爱极了,忍不住微笑:“尉迟,是我。”

尉迟真金猛地转身,他看到了狄仁杰,就好像看到了所有的憧憬,希望和未来,所有压在心底的不安、怒火和痛苦,都在来人的目光里化作一汪春水,他情不自禁,上前紧紧抱住了狄仁杰。

狄仁杰也立刻伸手回抱了他。

霍耿:“……两位大人关系真好。”

两人相视一笑,算是默认。

一切结束后,尉迟真金互送二圣回宫。等到夜晚,沙陀见狄仁杰披衣立于门前,不免疑惑:“狄仁杰,你不累么,这么晚了,还不睡,你的病可好了?”

狄仁杰笑道:“恶鬼已除,病自然好了。你不去找水月,在我这里呆着做甚。”

沙陀呐呐不语,面红耳赤,嘟囔几句便溜走了。

狄仁杰又等了半晌,正要转身进屋,屋檐下风铃轻轻摇晃,一抬眼,尉迟真金正背对月光,站在他身前。

“我来送亢龙锏。”

狄仁杰笑道:“你再不来,我温好的酒都要凉了。”

.
.
.
后续放图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