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菊耀)黑猫之死

最近都没有短篇产出……拿两年前的凑数(不

————————

01.

本田菊生在樱花盛开的地方。族里将他一手带大的长老说,他们家族的对面,是所有同族们一生渴望的地方,是他们的乌托邦。

与其他族人一样,本田菊从出生到长成少年模样,都十分想去那个地方看一看——当然,能住下更好。

而今日,这个看似遥不可及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他感到胸腔里快速鼓动着的心脏诉说的兴奋;他感到自己绷紧却微微颤抖着的身体,那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感受。

他偷偷地爬上了那个地方驶来的,不允许族人们登上的东西——“船”,窝在触感滑腻的珍珠堆中,激动而警惕地观察着周围。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他觉得自己快要饿死,心中的种种情绪也逐渐消褪的时候,黑暗的四周突然亮了起来。

于是他回光返照一般地窜了出去。

“啊!”打开盖子的那个人吓了一跳,而后却只看见箱子中的珍珠,刚刚一闪而过的黑影消失无踪,便自当做是坐船坐得眼花。

本田菊突然有了无穷的力气,即使胃中一阵翻腾,即使浑身发冷。他从码头一路小跑着溜到了一个小巷里,想也没想就冲进了一道开着的木门中。

02.

清晨,街道上喧喧嚷嚷,全是人。本田菊借助自己娇小的身体,在人群中挤来挤去,顺手捞一条渔夫筐子里装的鱼叼在嘴里,趁着渔夫没有发现径直奔向了巷子里,没过多远就听到了渔夫的叫骂声。

族中一向安静有礼的本田菊露出一个得逞的小小笑容,嘴里叼着的鱼散发出的馨香给了他无穷的动力。

回到巷子里,依旧是进了那道木门,本田菊也不管鱼是生是熟——实际上他在家乡也没吃过熟的,更不会做熟。他趴在角落里大啃着,感受着空空如也的肚子被逐渐填满的充实和满足,边吃边瞄了一眼脏兮兮地坐在一边的人。

虽然不知道那人为什么看着自己笑,但本田菊没有多想,也没有理会,啃得更快了些。

本田菊吃完后舒服地睡了一觉,醒来时天已经黑的彻底,木门大开着,冷风嗖嗖地刮进来。被冻醒的本田菊不满地看了一眼依旧坐在一旁的那人,不情不愿地爬起身去关了门。

 

第二天,本田菊依旧去抢了一条鱼。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天天如此。

不过,也许是丢鱼事件频繁发生,渔人们生了警惕心,第六天本田菊再去的时候,没有这么顺利地结束。

他被逮住了。

他被人提起了后领,周围是人们的嘈杂的声音,他不想听,也听不清。

——头好重……

有什么黏稠冰冷的东西,从他的头上流了下来。

03.

醒来时自己在巷子里的小房子中躺着,头上的伤也好得完全。本田菊不可置信地直起身转了几个圈。

不疼。

他扒开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上面只有一道淡淡的疤痕。

他不由得颤抖起来。

那个人依旧坐在一边,温柔地笑着,看着他。

 

“你——我是说……”他张口问道,声音也是颤着的,“是……你吗?把我带回来还给我治伤的,是你吗?”

那个人没有说话,依旧是温柔地笑着。

本田菊也没有说话,但心中已经相信是这个人救了他。

一定是这个人,自己只认识这个人,也只有这个人知道自己呆在这里!

他的双眼湿润了,走过去,给那人拂开身上的灰尘,拨开他脸上的脏污,见他还是温柔地笑着不发一言,便直接窝在了他的怀里。

有点冰,但对本田菊来说,十分温暖。

如同找到了归宿一般。

03.

本田菊很快与其他巷子里的孩子们混熟了,并且与孩子王打了一仗,得到了孩子王的崇高的地位和获得各种吃的,玩的东西的权利。

他有一个小秘密。

鱼是他心中最好吃的东西。所以他想攒到五百二十一条鱼,向那个人求婚。

今天,他已经攒够了所有的,并且全部制成了鱼干。

他已经能够想象到与那个人一起回到家乡,在族人们的见证下结婚的情景了。

多么幸福。

“我回来了。”他打开门,笑着说道。回应他的是那人一如既往的温柔微笑。

本田菊心中不禁泛起很久以前,他坐在船上,窝在黑暗的箱子里盼望着来到自己乌托邦的时的感觉。

是啊……我找到了我的乌托邦。

他小跑到角落里,自己藏得严严实实的五百二十一条鱼干,跪坐在地上,用自己族特有的方式求婚。

——唱一首歌。

如果那个人用同样的歌回应他的话,就是同意了。

本田菊无比深情地将那首歌唱了一遍,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着那人的回应。

但是……没有。

他依然笑着,不发一言。

本田菊有些失望,但是依旧鼓起勇气,重新唱了一遍。

那个人没有回应。

本田菊再次地唱了一遍,那人没有回应。

——他只是温柔地笑着,看着本田菊。

本田菊再次地唱了一遍。他处于绝望的边缘。他不敢相信与自己相处了三年零六个半月的那个人会拒绝自己一遍又一遍的求婚,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

不过,本田菊还是怀着渺茫的希望唱了一遍。

没有回应!没有回应!

本田菊觉得自己的梦碎了。他撕心裂肺地唱起那首歌,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那个人没有回应,一直。

04.

“哎,终于找到了。”渔民背着鱼筐提着鱼叉,一手抓起那躲在角落里不断扯嗓子的黑乎乎的一团,“这黑猫是入魔了吧,发情也不带发上十天半个月的啊,吵得人不得安生。”

渔民扔下手中渐渐停止呼吸的黑猫,看向一旁自言自语:“我说那老爷家里的雕塑在哪儿呢,原来是在这儿啊……哈哈哈,我发财啦!”说着,扔下鱼叉抱起雕塑就往外面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