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人间若有真情在

《天涯明月刀》看了2/3,《小李飞刀》系列算是要看完了。心疼傅红雪,想念叶开,想念李寻欢……

  还记得刚遇到叶开时那个满心仇恨的傅红雪,那个时时刻刻紧握着刀,时时刻刻感到愤怒,却又时时刻刻按捺情绪的跛足青年。天涯里的他比《边城浪子》里的他更像是一个人——一个真正有自我情感、自我意志的人。而不是始终被仇恨束缚,以复仇为人生目标的一把刀!也许是受到叶开的影响吧,他的人虽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一把刀,一身黑衣,苍白无表情的面庞和瘦削的身体,但从各个方面来看,他的精神却已有了很大的变化。

  他变成了一个热爱生命、珍视生命的人。

  虽然傅红雪嘴上说着自己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可是我认为,他心里始终把花白凤当做自己的亲身母亲,把叶开、燕南飞当做自己的挚友!他心中有了正义,有了真理,有了侠义。他活着,不再为复仇,而是为了斩尽世间不公,反抗邪恶暴力。这样的傅红雪,才能在受到假卓玉贞背叛后,冷静自持地挥出那一刀,才能够在孔雀山庄黑暗逼仄的地洞里答应娶卓为妻,用他握刀的手为她接生,才能够在离开周婷那个肮脏小巷后愧疚得不能自已。因为他已懂得人与人之间珍贵的情谊,懂得精神力量的伟大与美好。

  从这里我能隐隐窥出古龙写《小李飞刀》系列贯穿始末的信念——恨只能造成毁灭,而爱却能带来希望。

  记得在哪里看过,古龙的散文集《谁来与我干杯》里明确提到,李寻欢是他最喜爱的人物,他在李寻欢身上倾注的心血可以说得上是偏爱,甚至在《小李飞刀》后数十本小说里都有提到小李飞刀的伟大和无敌的精神力量。

  古龙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么尊敬李寻欢?

  是不是因为他身上那种嫉恶如仇的品质,他那颗始终怀着正义公道的心,始终流着侠义与柔情的血,始终热爱生命,尊重生命的态度?

  而这样的心灵、这样的品质、这样的热血和风骨,我在叶开身上见到过,现在又在傅红雪身上出现。

  古龙曾在《天涯明月刀》的序中说: 

  ……就因为武侠小说已经写得太多,读者们也看得太多,所以有很多读者看了一部书的前两本,就已经可以预测到结局。最妙的是,越是奇诡的故事,读者越能猜得到结局。

  因为同样“奇诡”的故事已被写过无数次了。易容、毒药、诈死,最善良的女人就是“女魔头”——这些圈套都已很难令读者上钩。         所以情节的诡异变化,已不能再算是武侠小说中最大的吸引力。  

  但人性中的冲突却是永远有吸引力的。

  武侠小说中已不该再写神,写魔头,已应该开始写人,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人!

  武侠小说中的主角应该有人的优点,也应该有人的缺点,更应该有人的感情。

  写《包法利夫人》的大文豪福楼拜先生曾经夸下句海口。

  他说:“十九世纪后将再无小说。”

  因为他认为所有的故事情节,所有的情感变化,都已被十九世纪的那些伟大的作家们写尽了。

  可是他错了。

  他忽略了一点!

  纵然是同样的故事情节,但你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写出来的小说就是完全不同的。

  人类的观念和看法,本就在永不停的改变!随着时代改变!

  武侠小说写的虽然是古代的事,也未尝不可注入作者自己新的观念。

  因为小说本就是虚构的!

  写小说不是写历史传记,写小说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吸引读者感动读者。

  武侠小说的情节若已无法变化,为什么不能改变一下,写人类的情感,人性的冲突,由情感的冲突中,制造高潮和动作。

  应该怎样来写动作,的确也是武侠小说的一大难题。

  我总认为“动作”并不一定就是“打”!

  小说中的动作和电影画面的动作,可以给人一种生猛的刺激,但小说中描写的动作就是没有电影画面中这种鲜明的刺激力量了。

  小说中动作的描写,应该是简单,短而有力的,虎虎有生气的,不落俗套的。

  小说中动作的描写,应该先制造冲突,情感的冲突,事件的冲突,尽力将各种冲突堆构成一个高潮。

  然后你再制造气氛,紧张的气氛,肃杀的气氛。

  用气氛来烘托动作的刺激。

  武侠小说毕竟不是国术指导。

  武侠小说也不是教你如何去打人杀人的!

  血和暴力,虽然永远有它的吸引力,但是太多的血和暴力,就会令人反胃了。

  写到这里,自感已无话可说,终究不过是篇读书随笔,有点儿读后感的意思。语无伦次说了些对傅红雪,对古龙想要表达的东西的自己的看法,各位将就看着罢。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