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标签: 游侠
4 1  
 

【游侠(John/Rogue)】最好的搭档

  换了脸以后他杀了太多的人,变得沉默寡言,孤僻冰冷。Tom已经死在大火里,死在森林的小木屋里,而他自己,被仇恨占据了身体,似乎已经与狂徒融为一体,现在他是Rogue。

  所以他也知道现在这一幕迟早会来。

  John充斥着疯狂、憎恨、痛苦与疲惫的面庞近在眼前,Rogue低垂着眼,唇角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似乎毫不在意。他不动声色地打量自己许久未见的搭档,看到他盯着自己的眼神,那样愤怒、可怕……他注意到John嘴里叼着的牙签,散发着淡淡血腥味道的皮衣外套,攥得紧紧的拳头和脖子上爆出的青筋。

  John最后还是恨恨地走了,Rogue安静地接受了张力不绝于耳的夸赞,心里编排着杀死他的计划。

  放走张力的妻女后Rogue躺在沙发上小睡了一觉,数日来神经的高度紧张,他的身心早已疲惫不堪,只靠意志力支撑。硬邦邦的靠背和破旧皮革的味道令他梦到特工Tom与John一起执行任务的日子,自己那个总是无时无刻地满嘴跑火车,但关键时刻很靠得住的默契搭档。

  他笑着说:“Tom,我没法戒烟的,这也不是什么劳什子依赖症。”现在他身上只有血腥味,没有烟味。

  他焦急地高喊:“Tom,小心!”现在他再也见不到Tom。

  他结婚时邀请自己做伴郎,没想到搭档也有女友,两人来了个集体婚礼,他拥抱自己,庄重道:“你是我最好的搭档。”


  Rogue醒来时面无表情地抹了一把脸上未干的泪痕,Diane和Amy恐惧的尖叫声近在耳旁,时时刻刻提醒着他——

  复仇。


  去极道之前他安排好了快递,准备寄给那对儿妻女、他的搭档以及柳川的女儿,接下来的工作就只有杀死柳川了。最终的仇人即将被他手刃,想到这里Rogue的心率不由自主地升高了,这么多天的假装忠诚,这么多条活生生的人命,早已令他煎熬无比。等他杀死了柳川,这个让他作呕的混蛋,就下去陪Diane和Amy。


“是John!他背叛了你!!”柳川的两条胳膊都已经被刀贯穿,身上一片血肉模糊,他带着些许幸灾乐祸疯了一般大喊出他日益思念的那个人的名字,Rogue愣了愣,用力地在这男人身上戳了几个血洞,柳川很快就断气了。

  胳膊上的伤很痛很痛,Rogue沉静地站在原地,一双深黑的眼睛没有焦距。下一刻他忽然抄起刀一通乱砍,叫得声嘶力竭,滚烫的泪珠混着血液从面颊滚落,一切的精心计划都化为了泡影。害死他全家的人,是他深深信任、全身心托付的搭档、

  他不相信!!

  Rogue选择了亲自质问,他约John到码头相见,毫不犹豫地抡了他一拳。两人滚成一团,John把他压在墙上,手卡着他的脖子,一脸恨意。Rogue盯着他的脸,咬牙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Diane和Amy?!”

  John有一瞬间的怔愣,松开了手,惊慌失措地接下昔日搭档愤怒的拳脚。他坐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看着Rogue,嘴里喃喃:“不,不可能的……你怎么会是Tom?!”

  Rogue嘲讽地看着他,眼圈发红。

 “Rogue,你能原谅我吗?”

  Rogue举起了枪。

  John突然站起身护在他身前,对着某处大喊别动手。Rogue皱了皱眉,冰凉的枪口抵在他的背上,另一只手拽住John的胳膊,和John靠的很近。狙击手Goi气得啐了一口,不敢再动手,眼睁睁地看着Rogue押着John走出了视野。

  John坐上车,被Rogue铐住。他眼尖地发现搭档黑色袖口里露出的,被血染红的衬衫,不禁开口道:“你受伤了,Tom。”

  Rogue头都没回,不与他说话。

  John轻而易举地解开手铐,开始解Rogue的衬衫扣子,把他肩膀一边的袖子拉下来。

  “药在后边箱子里。”Rogue瞥了他一眼。

  John在后边取了箱子,简单处理包扎了伤口,脱掉了他带着血污的衬衫,直直地盯着只套着西装外套的Rogue看,不可抑制地口干舌燥起来。

  “你知道吗,Tom?”他突然开口道,“我失去你之后突然意识到……”

    Rogue打断他:“你意识到什么都和我没关系,一会儿我会把你扔到一个小屋,然后点火,让你体验一下Diane和Amy的感受。”

    John苦笑道:“我知道,没关系,这是我应得的。但我想让你知道,我爱你。” 

    Rogue猛地踩了刹车,回头看他,深黑色的双眼里充满了惊诧。

    John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探身吻他,Rogue不知为何没有拒绝,反而像是报复一般,咬破了John的舌尖。John承受着他的怒火,温和地舔Rogue的舌头,血腥味在二人口腔里弥漫,Rogue有些气喘地推开他,一口咬住了John的喉结,尖利的虎牙毫不留情地刺破了皮。John闷哼了一声,安抚般摸了摸Rogue的黑发。他松了口,抬头看向John,黑亮的眼睛里是John看不懂的情绪。

    “既然你想做,那么我就满足你。”Rogue寒声道。

【……之前被屏蔽……这次我不发了……】

  两人气喘吁吁地结束,John又吻了Rogue的眼睛、额头、脸颊、嘴唇,一路亲到脖子。

  “Tom,对不起……Tom,Tom……”

  Rogue一脚踢开车门,用头槌把John砸到地上,穿好衣服后居高临下地看他狼狈地爬起来。

  “Tom已经死了,我是Rogue。”

  Rogue一枪爆了John的脑袋,砍下来装到箱子里,把早已准备好的汽油泼在尸体上,点燃。

 

  汽车缓缓驶离。

  火的力量是惊人的,一切美好与肮脏的过去,皆能被火焰吞噬。

  Rogue想起婚礼时搭档的拥抱,他说:

“We‘re best parteners!”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