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金纲)沉卧于梦中的你

偶然想到的邪教cp,拉郎金木研x沢田纲吉(无差)短篇预定,缘更,实在不知道打啥tag就打名字了,占tag抱歉……
第一人称?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转变……
能接受就点进来吧。

01.
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家附近的小河边。

一头银发,大概是个不良少年吧。这么想着的我,却不自觉地接近了你。

还没有走近,你忽然回过头来,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你的眼睛很奇怪,既明亮又灰暗,既清澈又混沌,像是黑与白的结合,又不像是斯夸罗那样的银灰色。这么说来大概会被里包恩吐槽“很俗”,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对我而言,你是特别的。

“唔哇哇哇!”

明明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心里却冒出了“这个人很可怕”的想法。注视着你的眼睛,我心跳加速,浑身冒汗,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你对我的动作没有反应,我却没有丝毫留意,慌张地爬起来,向你鞠躬道歉,一溜烟地跑回了家。

现在想起来,只觉得抱歉。
我察觉了你的孤独,打扰了你的世界,却又毫不犹豫地抽身离开,这应该是很过分的事吧。

“我不那么觉得。”
你轻轻地说。
“没有纲吉的话,我在那天就死了。”

真的吗……帮上忙了啊,太好了。
我刚松了口气,又马上想到你即将离开,心里很不是滋味。
心里像是积压了很多很多话要说,一开口却只能吐出一句干巴巴的话语。眼泪先一步夺眶而出,之后的声音也就变得哽咽模糊。
“金木君……一定要幸福啊!”

你笑了一下,那是一个很浅淡的笑,却非常美丽,像是天空划过的流星,一闪即逝。
“纲吉,我……”
我没有听到你还说了什么,因为你的身影已经渐渐消散,蒲公英一般飞向远方。我鼻子酸酸的,却没有哭,我怕眼泪挡住视线,留不住你最后的模样。

我怕我会忘记啊,金木君。
忘记你的模样,忘记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稍微想象一下这种可能性我都要害怕得浑身颤抖,可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也只是一无所知地继续活着。
相机留不住你,笔记本上关于你的一切也都会消失,我只能注视着你,把属于你的样子刻印在视网膜上……

“我会好好活下去”
说到一半声带已经滞涩,我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耳朵里灌满呼呼的风声,只有视野中的你是真实的,清晰的,凭借喰种优秀的视力,我甚至能看清你的每一根睫毛。
……真傻啊,纲吉。
即便这样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你也会在我消失的第二秒全部忘记,有什么用呢?
与你分离,与这个世界告别,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值得悲伤的地方,所以我当时才说我是个冷酷的人。
你却立刻认真地反驳我:“我不觉得金木君冷酷,不如说你对自己太过冷酷才对!”
“是这样吗?”
你平时很迟钝,在某些地方却又太过敏锐了,像是神一样。
我后来才知道你的确是拥有某种意义上的神性。虽然你笨手笨脚的,成绩也不好……好了别那样看我,不是在损你。说实话,我一直觉得你很厉害,也很聪明。你是天使的话,我一定就是魔鬼,天使和魔鬼的恋爱,是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吧?
“金木君又说这样的话了……”
你低着头,样子有些低落。
我吻了吻你的眼角。
你湿漉漉的双眼,是我最喜欢的地方,那里总闪着令人愉快的光,十分迷人。
能够遇见你,能够成为朋友和恋人,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你是个蛮奇怪的人,非常胆小,也非常胆大,在发现只有你能够看见我之后害怕到昏厥过去,再次遇见时却敢哆哆嗦嗦地接近。
不过是说了几次话,你竟然就放下了警惕心。因为没有人能看见我,你竟然还和我说起了心事。
……不过你的心事太明显了,说不说出来都一样。
难道你真的以为那个里包恩有读心术?
“什么!里包恩是骗我的吗?!”你嘟囔着,“唉,扯远了……我真的一点也不想当首领……”
“这样啊。”
你迟疑了一下,道:“是真的!唉……黑手党的首领一听就很可怕……”
你大概还不懂得为什么里包恩说你具有首领的资质。我曾经也还不太明白首领究竟代表了什么,遇到你之后才终于理解了它的本质。因为有马先生太过严苛少语,让人琢磨不清他的意思,泉老师又太过粗暴专制。“独眼之王”对我来说也是个遥不可及的词语,单单念出来,都觉得身心剧痛。
他们都希望我成为王,希望我带领两方。可有马先生考虑的主体是人类,泉老师考虑的是喰种,人类和喰种又天生具有食物链关系,这两个物种也许只能以悲剧结尾。
我们都面临着严酷的现实啊,纲吉。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