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家教)富江的凝视(4)

完结篇!
好,凑数凑完了!(揍)
开头引用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04.结婚
「比喻是一种危险的东西。人是不能和比喻闹着玩的。一个简单比喻,便可从中产生爱情。」



“富江。”
纲吉拾起大空戒戴在手上,轻轻牵住她的手。
富江的手指触碰到冰冷的金属,她的目光极其温柔,在纲吉身上转了一圈,渐渐移向对面。

瓦利安们正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XANXUS被戒指反噬后陷入昏迷,靠在斯夸罗的身上。他大概看见了富江,也猜出了里包恩口中的“情报人员”是谁。
优秀的杀手们总有优秀的直觉。斯夸罗想,他先前对富江危险性的感知,果然并非一时错觉。

因为他们自身的大意而造成的失败,没法憎恨,但也难以释怀。
XANXUS与贝尔究竟对富江抱有什么样的感情,斯夸罗看得很清楚。
但富江呢……

她黑白分明的双眼在灯光下闪着光,即便没有笑,嘴角也有微小勾起的幅度。
没人能猜透她的想法。
她不再是面对瓦利安时天真又聪慧,骄傲又任性的富江了。

咣……咣……
铁栅栏狠狠地撞在一起。

“啊……我的公主……”
贝尔轻声呢喃。
藏匿在金发下,暴虐的、疯狂的红眸,正死死地锁在少女身上。
王妹……他可爱的、高贵的、美丽的王妹……他的公主……
不……她不是他的王妹……她是——

咔咔咔……
贝尔的手不自觉地抖动着。
手铐发出一声声哀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富江!”

富江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没有歉意,没有嘲笑,没有怜悯。
她只是“看”着自己,看着这个可笑的自己,信任着她,爱着她的自己——
就像是看着一棵草。
没有关注的必要,更没有爱或恨的必要。
那双眼里没有感情。

切尔贝罗压制着他的双手,他的指甲刺破了皮肉,血,鲜红的血——
贝尔无法控制地重重喘息,面对自己的血,他忍不住笑了。
是啊,王室的血脉是高贵的,每个流着王室之血的人都是如此的冷酷。哪怕是他最可爱的王妹,不也曾笑着让他喝下藏着毒/药的红茶么!
每个人啊,每个王室的子弟,体内都是欺诈和恶毒的灵魂!

富江忽然笑了。
她对瓦利安们挥了挥手。
“加油啊。”

斯夸罗蹙眉,大吼道:“我们可不是这么容易被打倒的,混蛋!”

富江笑起来时,耀眼得像是夜空中闪烁的星子。
“继承式上再见吧,斯夸罗。”

……
继承式上再见面,却比想象中友好得多。
富江作为彭格列十世的舞伴出场,如同蝴蝶在花丛间穿梭一般,游走在宴会的人群中。
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但她的言行举止都无疑是场中诸位女士中最优雅有趣的,没有人怀疑她必然高贵的身份,哪怕是最善妒的小姐,一旦和她真正交谈过,也不会再产生任何妒意。
她被每一个人爱着。
富江拥有这样的能力。

“斯夸罗先生从未喜欢过我啊。”
富江来到瓦利安的身边,和斯夸罗轻轻地碰杯,抿了口香槟。
“而且还始终怀有相当的怀疑呢。”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即使是被我嘲讽个不停的路斯利亚,也没有怀疑过。”

“为什么吗……”
斯夸罗高大的身形令富江不得不抬头仰望。
他看向坐在沙发里一脸不耐的XANXUS,爽快地笑了。

“我可是发过誓啊,一直都追随BOSS。”
“向他效忠的我,不会再特别关注某个人。”

“‘心灵已经被完全占据’了么……”
“啊,可以这么说吧。”
斯夸罗喝光了杯中酒。

“祝你好运,富江。”
他大跨步地朝XANXUS走去。

川上富江的脸上,渐渐露出心领神会的微笑。
“银发的人真是意外地相似。”
斯夸罗也是,狱寺也是……
「一生只效忠于一个人」,竟然的的确确有这样坚定不移的感情啊。
XANXUS也是,纲吉也是,真是幸福的家伙。
瓦利安这个残酷的暗杀团体,内部也是出人意料地团结。XANXUS和斯夸罗都是相当嘴硬但也相当重情的人啊,他们与十世家族的成员们拥有着不同形式的同一种爱。

不过,能够不顾前嫌地任用XANXUS他们,九世真是拥有着相当宽阔的心胸。
看来彭格列在未来是不用担心瓦利安的反水了。

诸多念头在心中闪现,富江思考着她的将来,看向被围绕在中心的新首领。
纲吉察觉到她的目光,抬眼看了过来。
她将手指轻按在唇上,向纲吉眨眨眼,满意地看见少年微红的耳朵尖。
说起来……
应该快到能打三垒的年纪了吧?
她可是忍得很辛苦。
趁这家伙还没变得足够成熟和强势之前,先把他推倒。
哼哼。

纲吉完全没察觉到富江笑容中隐秘的含义。

……
好不容易解决完继承式的一系列问题,纲吉躺在自己浴室的浴缸里,舒服地喟叹。
没想到就这样成为了彭格列十世。

想起自己最初的抗拒,纲吉不由有些怀念地笑了。
遇见富江和里包恩前的自己,一定没有想象过这样的生活吧?
似乎毫无改变,依旧上学放学回家的日子。
但他有了朋友,有了富江,有了家族,也有了新的责任。
即便他将进入全然陌生的新世界,内心也并不害怕,反而感到隐约的激动。

“黑手党么……”

哐!
纲吉被吓了一跳,忙拉住帘子。
“哈哈哈哈哈!阿纲阿纲,快来陪蓝波大人玩!”
“蓝波!不要突然闯进来啊!啊!你把浴室的门弄坏了!”
“哼,阿纲好凶,看炮!”
“唔蓝波别——”

“纲吉,没事吧?”富江挂着别有用心的微笑走进浴室。
“富江。”
比少年纲吉高得多,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西裤的那个身影……
富江的笑容变得更加危险起来。
“纲吉?你是十年后的纲吉么?”
“嗯。”
二十六岁的纲吉跨出浴缸,富江这才将目光从他脸上移开。
“你刚睡醒?”
他光着脚。

“是啊。”纲吉伸手摸了摸富江的发顶。
“你完全没有变过呢,富江。”

“啊哈哈哈,阿纲怎么突然变大啦~”
蓝波在纲吉身边蹦来蹦去。
纲吉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两颗葡萄味的硬糖,俯身递给蓝波:“喏,下次可不要直接闯进来哦,蓝波。”
蓝波接过糖,在纲吉温和的眼神里打了个哆嗦,跑出了浴室。
“哇,这回就先原谅你了阿纲!”
纲吉笑了笑,直起身。

“居然长得这么高了。”
富江踮起脚尖,勾住纲吉的脖子,直截了当地亲了上去。
十年后的纲吉,真是太帅气了。
她的心怦怦直跳。

没有小孩子在一旁,纲吉从善如流地和富江来了个深吻。

富江靠在他身上轻轻喘气:“哇喔,相当熟练嘛。”
纲吉抚摸着她的长发,苦笑道:“还不是因为你……”
富江解开他的衬衫纽扣,纲吉精瘦的胸膛上有许多吻痕。
富江抬眼道:“你被人上了?”
面对富江的调戏,纲吉早已游刃有余。他亲了亲富江的嘴角:“对啊。被十年后的你上了。”
富江哈哈大笑:“完了完了,那你身边睡的不会是十年后的我吧?”
纲吉笑容一僵。
富江转转眼珠,暧昧地笑道:“十年前的你要被十年后的我玩弄啦。”
纲吉叹了口气:“不要欺负十年前的我啊。”

砰的一声,十年后的纲吉消失在烟雾里。
“哇啊啊啊,不要啊富江——”
纲吉少年的身影渐渐清晰。

浑身上下,只裹了一条白床单的纲吉。
“噗嗤 。”
富江忍不住笑了。

“哇啊!富,富江……”
纲吉的脸红透了。

“纲吉,和我结婚吧。”
富江展开左手,掌心里静静躺着一颗钻戒。

“……哈?”
纲吉愣在原地。

富江直视着纲吉澄澈的双眸,微笑道:“和我结婚吧,纲吉。”

“……现,现在就……结婚?”
纲吉明显地慌乱起来。

“嗯。”
富江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她缓缓地半跪下来。

“我想和你在一起,纲吉。”

“你愿意吗,纲吉?”

——谁会在浴室里求婚啦!
纲吉忍不住在心底吐槽。

但是,但是……
他看向富江。

她的双眼,盛满浓烈的爱意。

纲吉捏住自己的大空戒,不由犹豫起来。

……
十年后的彭格列十世,补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完全击碎了关于他单身的所有谣言。
“你是人类也好灵体也罢,我这一生想和你在一起。”
“我会变成很丑很丑的老头子,那时候你可以再去寻找新的伴侣。”

“我不会再隐藏了,你也把你的那只戒指戴上吧,富江。”

富江微笑着凝视他的双眸,眼泪却不受控制地落下。
“笨蛋,这个世界的我只属于你。”
“我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了。”

“只有你能接纳身为灵体的我啊。”
“我在这世上所做的一切,摒除掉你的话都没有任何意义。”

纲吉为她戴上戒指。
富江为他戴上戒指。

台下轰然响起热烈至极的掌声。

“啊,XANXUS大哥也在。”
纲吉惊讶地看向台下,与瓦利安们目光相对,开心地笑了。

富江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直截了当地吻了上去。

不管十年,二十年还是多久,她都不会变。
纲吉啊,我爱你。

这是我最最最甜蜜的情话。
此后只说给你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