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家教)富江的凝视(3)

挺……挺中二滴!

03.输赢
指环战已然开场,富江提前告诉了里包恩自己打探到的情报后,便整日优哉游哉地闲逛,和贝尔吃吃喝喝打游戏,坐新干线去东京买买买。因为担心被瓦利安发现与纲吉的关系而引起麻烦,她连着几天都没有去泽田宅。
正当富江苦恼着要不要以灵体的姿态夜晚前往指环战战场时,有人先行给了她机会。
在酒店硕大的游泳池旁舒展开自己的身躯,富江以大小姐撒娇式的口吻埋怨道:
“好无聊……”
金发少年的目光在她穿着泳衣的身上徘徊,闻言道:
“和我在一起很无聊?”
“倒不是这样,”富江摇了摇头,“是这个地方无聊。”
“虽然说这里很适合度假养老,但是真的很无聊啊。”
贝尔露出有些兴奋的笑容:
“无聊的话带你去看点刺激的怎么样?”
“刺激的?在这种乡下小地方?”富江疑惑地看向贝尔:“我说,你不会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怎么会呢,我的公主。”
贝尔伸手抚过富江的脸颊,轻快的声音里带着普通人很难察觉的恶意。

“王子我可最最最喜欢你了。”

富江像所有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一样红了脸颊,然后一个猛子扎进了泳池。

“我要吃冰淇淋!你帮我买!”
“……那你可要乖乖在这里等我。”
“哼。”
“不准去勾引BOSS。”
“……知道了。”

贝尔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乖孩子。”

少女微微瘪着嘴,任由他摸,等他离开后潜到了水下。
她就知道那天贝尔看见她从XANXUS房间里出来了。
……沉溺在王室兄妹角色扮演里不可自拔的,悲哀的王子啊。
贝尔菲戈尔,这家伙对他妹妹可是抱有着相当强烈的嫉妒之心。
那笑容里的杀意和恶念,相当轻易地就察觉到了。
他很想杀了自己吧。但如果真的杀死自己,又会感到可惜。

富江不由愉快地笑了起来。
真是个矛盾的人。
也是个……相当有趣的人。

“贝尔菲戈尔!不相关人员禁止入场!”
富江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不动声色瞥过摆在正中央的铁笼。
……上面安了灯。
看来瓦利安也不是笨蛋嘛。

“她是公主噢,是有权利观看这场战斗的。”
没有理会裁判的警告,贝尔将富江带入了战斗场。
“是地下搏斗吗?”
富江露出激动的神情。
“嘻嘻嘻,好好看看吧。”
贝尔笑道。

“没想到这种乡下地方也有地下格斗场。”
富江的眼睛闪闪发光。
她察觉到XANXUS的目光,朝他明媚地笑了笑。
XANXUS看着她和贝尔,脸上隐约露出嘲讽的神情,没什么反应。倒是列维,整张脸都红了。

富江眨眨眼,转过脸,恰好对上了纲吉和狱寺不可置信的目光。
“你们好呀。”
她甜甜道。

“你,你……”
“富江小姐?”
哎呀……这两个笨蛋。

“没想到还会碰面啊,那天谢谢你了,”富江像对待陌生人一样礼貌地笑道,“我会给你们加油的。”

“你认识他们?”
斯夸罗皱了皱眉。
“嗯……一周前商业区不是发生了爆炸事故吗?是沢田君和狱寺君保护了我哦。”
斯夸罗总算知道他对富江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路斯利亚夸张地扭了扭:“哎呀,富江小姐不给我加油吗,今天可是我的战斗哦~”
富江毫不掩饰自己的嫌恶:“哼,比起你我更想给帮助过我的帅气少年加油。”
路斯利亚的身子一僵,贝尔在一旁狂笑,被一拳揍在身上。

接下来的战斗,就只剩下全神贯注地观看了。无论两边的人表现出怎样的情绪,富江都始终保持着作为“无关”观众的冷漠。
宛如斗牛场场外观众一般,为精彩的格斗技巧屏气凝神,为一方的落败而欢呼——
丝毫没有将生命放在眼里。

察觉到这一点的贝尔,不由更加,更加地喜欢她了。
同时,也正是因为她与自己的王妹是如此相似——
他才更加,更加地恨她。

路斯利亚最初显然只是在玩,直到灯被打碎,才稍微认真了起来。
富江满心期待着路斯利亚的战败和死亡。
可惜最终XANXUS使用莫斯卡把他拖出战场,明显是不打算处死他。

倒是纲吉他们没有发觉这一点,以为路斯利亚已死,先是吃了一惊,接着便为对方如此草菅人命的残酷举措而不满起来。
里包恩不仅没有提醒,反而还在为少年们的怒火继续添柴。

“啊啊……真是善良的人。”
富江的心情十分复杂。
她绝非一个正直的人,但她向来喜爱且尊重正直的人。
同时,也对他们敬而远之。
虽然知道得很清楚,但如今亲身感受到纲吉心中那份因纯粹真挚的正义而散发的光辉,她仍旧觉得……太过耀眼。
耀眼到让她晕眩。

像【川上富江】这样的存在,究竟能束缚他多久呢?

……
第二天晚上,富江以身体不适为借口,待在酒店里没有出去。
“你不去了吗?”贝尔问道。
“我看你昨天明明很开心嘛。”

“……女孩子每个月总有几天要休息,”富江把脸闷在枕头上,“这可比看格斗重要得多。”
“况且过几天我还可以去美国看专业格斗。”

“专业格斗?那种东西可没我们的战斗精彩。”
“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累死了!”
“……那你就待在这里吧,乖乖地待在这里哦。”
贝尔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
“……嗯。”
富江闷声答应。

晚上,等瓦利安一行人出发后,富江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灵体一点点剥离身体。
一旦灵体剥离,好不容易匹配好的肉体就会立刻陷入死亡状态。如果在二十四小时内不能返回,将再也无法返回。
即使及时返回,也会因为重新匹配而陷入深度沉睡。

麻烦死了!

虽然战场已经变更,但因为富江与沢田纲吉之间依然有某种联系,她很顺利地飞到了指环战场地。
里包恩似乎对纲吉说了些什么,他并没有对富江的消失怀有疑虑。
纯火焰状态下的纲吉压制了一切情绪,变得极其冷静。

富江飘在不远处,深深地望向他坚定不移的双眼。
这个状态下的纲吉,非常帅气。

雷守之战结束得极其迅速,20年后蓝波那压制性的力量令灵体状态下的富江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她隐约感到大人蓝波能够感知到她的存在。
电磁波的原因么?

受到雷电的影响,富江的灵体变得十分虚弱,等不及再去沢田宅见纲吉,便直接回到了酒店。

她的灵体与肉身一相接触,便感到一阵眩晕,意识变得极其模糊,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
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天之后。

雷守之战之后就是岚守之战,富江仔细检查了门窗和柜子,贝尔并没有给她留下任何便条,想必是受了很重的伤,只能住院。

富江漠然地打开房门,前往战场。
没有必要隐藏了。

云守一战,既定胜负。

富江穿上长风衣和便于活动的衣着,手中的枪/支轻轻地转了个圈。
“砰砰砰~”
嘴里模仿着枪声,富江心情极好,开心地笑了。
再耀眼也没关系,她可是富江啊,是整个地球独一无二的富江。
身在光明也好,堕入黑暗也罢,她有信心控制自己永远不失去自我。

她决不允许自己因为一时的软弱失去纲吉。

……
校舍轰然倒塌,云守之战随门外顾问的到来而结束。打开莫斯卡后,果然露出了九世安详沉睡的面庞。里包恩压低帽檐,面对瓦利安的惊疑不定,只是微笑道:“我们的情报人员可不是吃素的啊,XANXUS。”
XANXUS的回答是朝沢田纲吉直冲而来的三枪连发。
计划提前败露,他积攒的怒火犹如火山下涌动的岩浆,终于一口气喷发而出。
“可恶——”
沢田纲吉这些日子光训练就已经疲惫不堪,夜晚的战斗纯凭意志和药物作用下大幅提升的身体机能在扛。云守一战变动不断,更是劳神。见支援已到,大势已定,方才松懈下来,手套恢复原状,就被这突然一击打了个措手不及。
愤怒之炎温度极高,还未近身便已感受到灼热奔腾的气浪。纲吉凭着身体本能骤然跃起,在空中来回腾挪,堪堪躲过三枪,身上的大空戒已在慌忙间掉落。

XANXUS眼中仿佛也燃烧着火焰。
他失去了理智,没有去想在场为何无人阻止他夺取那半枚大空戒,伸手将它们扣在一起,戴在手上。

“啊啊啊啊啊——!”
瓦利安的人全部呆愣在原地,看向他们永远不可一世的,骄傲的BOSS。

反噬。
戒指在拒绝他。

沢田纲吉看着那道痛苦挣扎的身影,忽然感到无限的悲哀。
“XANXUS……”
他没有走过去。
他明白,此时此刻,任何援手,都像是居高临下的怜悯,像是胜者洋洋得意的嘲讽。

他尊重他的对手,尊重他的意志,绝不会因为他的落败而改变。

“什么指环战啊……真是场彻彻底底的闹剧。”
富江轻声喃喃。
黑手党的世界里哪有什么光明正大的决斗,两队人的战斗背后,更多的还是两方——不,多方势力的对抗。能拉拢的以利益拉拢,顽固派就不惜代价地暗杀,舆论最终定然会靠向成功的一方。XANXUS过于在乎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失去自己本来身在暗处的有利地位,无疑失去了先机。绑架了九世,便更难翻盘。
不成功,便成仁。
能够下如此决定的人,定然也有着足够强的意志和自信。
相对而言,XANXUS其实也渴望着“被认同”吧。

被命运玩弄的人类啊……即使反抗命运最终迎来的仍是失败,那不愿屈从的愤怒之炎也足够强烈了。
富江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敬意。

指环战到此为止了。
但XANXUS……还远不止如此。

他会走向更远方。
即便不被戒指承认又如何呢?

“XANXUS不需要被戒指承认。”
纲吉说出了富江心中所想。
她不禁微笑起来。

“他不应该被那些东西所束缚——”
“他本身已足够强大。”

里包恩压低帽檐,颇为自豪地笑了。
“哼,蠢纲。”
他的弟子,迟早有一天会大放光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