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家教)富江的凝视(2)

再次提示,女主无贞操观,三观处于灰色地带,不是好人……



02.迷惑
XANXUS的场合:

斯夸罗这个蠢货。
“别太过分了啊混蛋BOSS,这可是并盛最好的酒店了,你不愿意住我也不会再帮你找——唔!怎么突然就生气啊!”
我看都不看,抄起手边的烟灰缸扔过去。
吵死了,这家伙,到底明不明白。

不过,真要说的话,大概连我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在为什么烦躁。
……哼。
明明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
沢田纲吉那一伙所谓的十世继承人,也都只是一群没长大的垃圾。见到瓦利安之后吓成那样,完全不适合做黑手党。
九世真是老糊涂了,让这群小孩儿来里世界,只会被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闷得要死,真想砸点儿什么东西。

旁边银发的家伙捡起地上的烟灰缸,哐地放在桌上。
“九世的人估计没多久就要发觉了,我们得速战速决。”
门外顾问那一帮么……勉强算得上是比较难处理的垃圾。
“用不着你来提醒。”
斯夸罗脸上露出了和那群软弱的垃圾们一模一样的表情,我不由有些不耐,一下一下地擦着打火机。
灼热的火焰嗖地蹿出来,我凝视着这橙红的光亮,心里升腾起一阵怒气。
混蛋——

“BOSS,你也知道指环战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吧,贝尔他们到现在只是在以玩的心态准备比赛,意大利那边的队员们为了应付门外顾问可是很辛苦啊,不和队员解释引起的种种误会,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用得着那群垃圾来啰嗦。”
谁管他们怎么想,能得到彭格列就行了,只要夺得首领之位,之后的工作不就很简单么。说什么完全不用指环战这么麻烦,直接暗杀沢田纲吉就行,只不过是十四岁的小鬼嘛……一群蠢货。如果直接暗杀的话,我们瓦利安又算什么呢。靠暗杀得来的首领之位,怎么来得长久,况且彭格列在各大家族巅峰的位置也一定会因此受到影响。那群死板的垃圾,一定又要搞什么“正统复兴”吧。
狗屁的正统。
十世的位子必然是属于我的,我生来是彭格列的继承人,继承十世之位,也必然是堂堂正正,赢得众人承认的。
我才是彭格列的光辉。
……哪怕这光辉,需要鲜血来填补。

九世,我曾经的……父亲。
说起来真可笑,我竟然也曾希冀从那个虚伪的家伙身上得到些许父爱。
去他妈的父爱。
居然让个十几岁的小孩直接继承,我算什么?
养了十几年的苦力么?
混蛋混蛋混蛋——
老不死的东西——

“我先走了。”
斯夸罗朝我摆了摆手,我懒懒瞥他一眼,没有回话。那家伙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一眼,走了。
什么意思?
莫名其妙。

将打火机扔在一旁,我把腿抻直,舒服地半躺在床上,忽然听到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轻微声响。
……是那女人。
这酒店的唯一“普通”客户。

普通才有鬼。
她笑起来的样子,明明是个恶魔。
在我乏善可陈的童年里,对这种类型的女人可是有着很深的印象。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曾经喜欢过某个女人,她的面庞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那份微妙的感情却一直保存至今。
“川上富江”的出现,一下子就点燃了火星。

想到这里,我抬头看了眼挂钟。
凌晨3点钟。

她这时候出去干什么?
……等等。
她停在我门口。

有意思。

斯夸罗的场合:

混蛋BOSS。
虽然能理解他的心情,但是这样真是太乱来了。
把九世偷偷绑架藏到机器里……
虽然对方都是很好对付的小鬼,但九世的势力也不是摆在那里做装饰品的,门外顾问和九世守护者发现有问题后第一时间就开始行动了。
要不是九世被绑之前有所察觉压住了事情,恐怕黑手党界都要大乱了。
一幅毫不在意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不耐烦,真让人不爽啊,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担忧么!
九世也是真够要命,居然这么放心地就让XANXUS接近了,明明有先前的教训吧?
一个个的,真是让人头疼的父子。

不过既然追随了他,也就没办法了。
啧。混蛋BOSS真麻烦。
整天不是这个酒店不住那个牛排不吃就是这个那个红酒不想喝。
今天又是犯什么毛病,想女人了么,居然盯着那女人不放。
虽然确实是个非常少见的美人,但他那副样子还很少见过。
不知为什么,对方的模样虽然很柔弱,但总感觉是个危险的女人。
有可能是太过美丽导致的错觉吧。

毕竟贝尔可是一下子就被迷住了,请人家吃了上万块的牛排啊。还“公主,公主”地叫着,也亏得那女人能忍受住贝尔的性格和他同桌吃饭。
……貌似聊天聊得还蛮开心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个厉害角色了。

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
贝尔这小子,愿意追就追去吧,只是但愿不要牵扯上什么复杂的事情。总感觉对方有很深的家世背景,一旦招惹了了不得的人,可就不好脱身了。
我可不是他们的保姆啊,这群混账——

川上富江的场合:

现在是凌晨三点钟。
嘻,这时候闹闹鬼,多有趣啊。
正好六道骸教的幻术可以实习一下。
万一搞不过还可以直接金蝉脱壳用灵魂体逃跑。
反正是用假的血肉捏出来的假体。

我踩着高跟鞋,欢快地走过长廊。
XANXUS那男人,应该用什么幻术迷惑他呢~
今天可是盯着我看了超久啊。是盯着哪里看呢?
是脸、胸、屁股还是腿?

再想想感觉似乎都不是。
像是透过我在看别人。
虽然不讨厌那种目光,但果然还是不爽。
一点也不喜欢被别人看成其他人。
我和任何人都不会相像。
这是我自始至终坚信的一件事。
我是【独一无二的富江】,世界上只有我一个【富江】。
绝不允许类似伪劣品的出现。

这个自大的男人……哼。
一定要给他点教训才行。
况且,他是纲吉的敌人嘛。
身为女朋友和助手,先行套情报也是无可厚非咯。

……而且纲吉还完全不给艹,生活完全没有乐趣嘛。

抱着这样的想法,专门穿了会发出声音的带哗啦啦流苏缀满亮片的裙子。
虽然裙子非常俗气,像是上世纪卖弄性感的美国舞女习惯穿着的紧身裙,但我相信自己穿什么都不会难看。

径直走到他房间门口,我敲了敲门。
“XANXUS先生?”

等了半响,门锁才咔哒一声开了。
XANXUS只穿了件衬衫,领口直敞着,我精准瞄准了那个位置,欣赏了一眼对方的肉体。
锁骨和肌肉都蛮好看的。

“干什么。”
XANXUS注意到我的目光,但并没有露出烦躁的样子,这让我有些惊讶。
我以为他是很讨厌女性的那种人,尤其是像我这种“主动献媚”的女性。

没有发怒的时候他高大的身躯和硬挺的面庞还是很有男性魅力的。我看向他:“XANXUS先生没有兴趣吗。”
我说得比较慢,刻意地压得声音很娇柔。
酒店午夜略暧昧的灯光真是营造气氛的好帮手。

XANXUS皱了皱眉,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你真想要的话也不是不行。”说完,他不由分说地把我拉进了房间:“不过可千万别死缠烂打。”
我扮演着一位爱慕者,适时地露出有些失落的表情:“是,是这样吗……可是我对您……”
XANXUS饶有兴味地看着我,那血红的双目,仿佛充满了暴戾,实际上我清楚地看到他肌肉的每一丝颤动,明了他现在的心情实际上不坏,我在心里轻笑着,恰到好处地低头。
演戏就要演全套。
“我……今天见到您后,就一直念念不忘。一直等到那位先生走后,才来找您……”
“您今天的目光,让我以为您对我是有好感的,抱歉,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偷窥他和斯夸罗,大概会引来他的怀疑和愤怒吧,但我的身份本来就疑点重重,再增加一重怀疑,也是增加一重关注。
欺诈不就是这样的吗?
我可是把从六道骸那里学到的东西,原封不动地穿戴上阵了。
希望轮回先生靠谱点儿。
XANXUS的手抚摸着我的后背,我闭上眼,作出乖顺的模样,将灵力抽成细丝,隐秘地沿着他的手掌钻进去。

XANXUS毫无所觉,他对待情人……呃,炮/友很粗暴,大概是嫌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碍眼,一把就直接扯了下来。
我配合地羞涩低呼一声,哎呀,碰到这家伙的心脏了。
现在捏爆掉,纲吉是不是就不用打指环战了呢?
……不过会很麻烦吧。

细丝自血管蔓延攀爬而上,在XANXUS的褪掉我裙子的刹那,他的双手忽然僵住,眼神也变得迷蒙起来。
控制这人可真不容易。
XANXUS估计做过抗幻术的训练,即使是天生灵体极易侵入人体的我对抗他的意志也很艰难,能够利用的时间很短,需要速战速决。
果然,仅仅一分钟后,他就苏醒了,这下真的扒掉了我的裙子。

呀,这下大条了。
原本以为能用幻术控制这家伙的。

不过,我也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
……纲吉知道了大概会生气吧?

心里稍稍有些负罪感,但很快就消除了。

XANXUS的肌肉手感真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