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家教)富江的凝视(1)

川上富江(非原装)x沢田纲吉
《富江的微笑》的外传
尝试了不同视角的写法,角色有欧欧西请见谅,cp有毒,女主无贞操观念,三观处于灰色地带。
如果能够接受……



01.心意
沢田纲吉的场合:

你买了五颜六色的指甲油,塞到我手里,一句话都没有说,先伸出了手。我无奈地叹口气,捻了捻你泛着潮气的头发。
“洗完澡要好好擦干啊。”
你笑了笑,轻轻捏住我的手指,眼睛很亮。
这种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我已经见过无数回,无论什么时候,都可爱得要命。你太容易了解别人的心理,男性也好女性也罢,大概没有你拿不下的人吧。我常常会因此而感到忧虑,我是个不帅气的男孩,缺乏趣味,没有什么优于常人的地方。幸好有一件事是确定的——
你喜欢我。
我能感觉到自己大概是比甜点、包包、戒指,香水要珍贵一些,但不知道自己在你心里究竟处在什么样的地位,感觉就像时刻悬在半空中,惴惴不安,害怕绳子冷不防地断裂。哪怕是我们最甜蜜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没有免除这种忧虑。
你对于他人的心情是很敏感的。在我略微低落的时刻,往往会措不及防地一个亲吻,这个吻可能落在额头,可能落在我的鬓发,也可能在我的唇角、鼻尖。说起来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主动的事情竟然全让女孩做了,但实际上,每个这样的吻,都细细如雨,轻柔像是花瓣,悄悄地落在我躁郁不安的心底,引起微妙的情绪。富江……
“你在想什么啊,画出来了。”
你掐住我的脸颊,使劲摇了摇。
我连忙道歉,重新对准,你的指尖很小巧,洁白的一点点,微微透着粉。明明已经是很好看的样子,却非要每个指头涂上不同颜色的甲油,花里胡哨像还没长大的小孩。怪异的配色,简直是对美的毁灭。我喃喃着抱怨的时候,你就对着我一通“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地乱踢,我简直满头大汗,小心翼翼捧着你的手,以免指甲油弄到别的地方去。
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
涂完甲油,你心满意足,露出慵懒的笑容,长长的水蓝吊带裙——喂喂,你又没有穿……
你露出奇怪的大叔式笑容:“胆小鬼纲吉,专门给你的机会居然都不要。”
我只好又苦着脸叹气,在床上摸索一番,果不其然摸到了藏在被子里的内衣。
内衣也是水蓝色的啊……
你踏上人字拖,在房间里悠闲地转来转去,闻言伸出腿蹬了我一脚:“变态。”
到,到底谁是变态啊?!
“唉,”你扑倒在床上,用很颓废的语气说,“好不容易把里包恩赶出去,你居然不懂得珍惜大好机会。”
“等成年再说吧,富江。”
我摸摸鼻子,眼神飘移到书架。

“万一你指环战死掉怎么办啊,我就成孤家寡人咯。”
你淡淡地说。

是在担心这个吗……我莫名其妙地高兴了些,笑道:“没关系,我一定会赢的。”
“诶,这么有自信啊。”
“也,也不能说是自信吧……‘信念’还差不多。”
“是吗……”

气氛渐渐变得凝滞,你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总不能这样下去,我想着,便问道:“富江,你还住在黑曜吗?”
“啊,没有。”
你的气场仿佛轻松了一些,面庞沉静,
“六道骸选的地方太破旧了吧,虽说幻术‘首先就是要骗过自己’,但把明明是废弃八百年的校舍看成崭新的大楼也有些过分了,何况库洛姆的身体还很弱……总之我现在有住的地方,在并盛商业区附近。”
我回想了一下并盛的地图,愣了愣:“不会是……”

“那家超豪华的酒店?!”
“那家酒店。”

我惊讶的声音和富江平淡的声音重合在一起,让我不由有些脸红。

你却低声笑了笑:“说起来,在那里遇见了有趣的人呢。没猜错的话,应该是……”

川上富江的场合:

“诶诶诶——XANXUS他们?!”
啊……就知道你会是这样的反应。慌乱间睁大的双眼,“蹦”地翘起来的头发,坐得皱皱巴巴的衣服边,你脸上细微的表情,四肢的动作,衣着……囊括在我的眼底——全部,巨细无遗。
很好猜透的孩子。
简单、透彻,从第一眼就知道了,你一定是个坚定的人,没想到你会坚持得这么彻底,坚持到连我都感到吃惊的地步。
很少有这样信念力强大得可怕的人吧,明明身体很弱小,明明一直受人欺负,明明怕得要死,心里的意志却从未改变过。完全不明白自己拥有什么,胆怯地生活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活得这么温顺,却发自内心地透露出不可屈服的模样。
掩藏在乱蓬蓬的头发下,在瘦弱的身躯下——
那样闪闪发光,居然没有人发觉。
即使世界污浊,也不会因此而失去自我的人啊。
你大概从来不知道我有多么羡慕你这一点。
每次都会因为你的眼神而怦怦心动。
你见过我在那个世界的死亡,不知道你有没有理解我的感情。之前和你讲过我的经历,那些肮脏的故事,那些扭曲的感情,都令你感到不适了吧,抱歉。当时狰狞着面庞讲述的我,一定非常丑陋,你没有露出嫌恶或恐惧的表情,反而非常温柔,非常温柔地安慰了我,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一个人心灰意冷到自杀,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我并未罹患忧郁症,只是对自己感到绝望,对现状感到绝望而已。
……根本没有办法改变啊,没办法改变为我发狂的世界,没办法改变自身无限增殖的能力,真真正正感到被整个世界所排斥,什么“神的宠儿”啊,我只是个丑角,为不知道哪门子的恶毒神明上演一出黑色滑稽喜剧,永远也停不下来的滑稽喜剧。
我能死掉大概都算得上是恩宠了。
最开始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根本不会收敛,也不知道自己的能力,还在为自己的美貌沾沾自喜。
甚至面对镜子里的自己,逐渐染上了纳西斯①式的心理疾病。
以为自己会凭借美貌赢得无数人的恋慕。
自骄自矜,刻薄得要命。
后来才明白那些人的眼神……根本不是恋慕。
他们是被下了诅咒的,诅咒的根源就是我。没有我的话,一切都是正常的,没有我的话,他们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少年少女。可是转到班里之后,男男女女都疯狂得像个怪物。原本柔弱的女生,班里带着眼镜沉默寡言的班长,竟然不顾体力消耗,长途奔袭,把我逼到河边。
我从那时起才知道美工刀原来那么锋利。
第一次“死亡”,竟然死在高中同学手下,还是被肢解。
很诡异吧。
想起来都想吐。
虽然那是我自己的脸,但她们那副表情,怎么看怎么不爽。
我相信你,相信你的承诺一定会实现。
“为了我的话,你也能动手吧?”
虽然你似乎没有看出来,但我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蛮紧张的。
幸好你答应了。
如果没有答应,大概【沢田纲吉】已经不存在了吧。
即使喜欢你,也一定要恪守我的“原则”才行。
我已经变成了道德感近乎于零的怪物吧。
还好你不会讨厌我。
还好。

“干嘛要涂这么多颜色啊……”
“笨蛋笨蛋笨蛋!”
丝毫不会讨女孩欢心的笨蛋。
所以才会被我这种女人吃得死死的。
不过,偶尔因为我的缘故而脸红的样子真是纯情啊,也真是可爱得无可救药了。

对了,仔细和你说说我和XANXUS他们相遇的过程吧。
那个男人总是皱着眉头,眼睛是鲜红色的,愤怒时会变深成血红,当真是可怕的野兽。明明是大夏天,却穿着黑色长风衣,带着毛领子,不知道他的身体是否承受得住。
……不过他们队伍的人似乎都是那种黑色长袖的打扮。
那个银色长发的人,大嗓门的家伙,看似粗狂,实际上非常细腻敏锐,也蛮绅士——应该是他们队伍里最绅士,最有礼貌的一个了,大概是负责队务啊外交啊之类的事务,和人打交道的时候还是很靠得住的。
嗯,确实是对他有好感,纲吉你是吃醋了吗?
别害羞啊,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我是你的女友嘛。

金发那家伙,看不见脸,我不喜欢他。如果看不到脸的话,情绪啊性格啊什么的都无法更准确地分析了,这个人应当是从小在很复杂的环境里生存养成了伪装和隐藏情绪的习惯吧,察觉到我的目光时眼睛会不由自主地躲开。
确实是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我能够“感觉”到。

“富江的情绪感知能力也太厉害了吧。”
“不厉害的话怎么活得下来。”
得时刻提防才行。

那个人妖看我的眼神我也很讨厌。
完全是看收藏品的眼神。
最厌恶的眼神。
烦得要死,真想直接弄死他算了。

“我会保护你的,所以……别这么说,富江。”
你呀,真是太迷人了。
忍不住就伸手抱住了你。

“富,富江——贴,贴太近啦!”
“纲吉,我想……”
“干,干干干什么——”

我用实际行动堵住了你的嘴。
不能打三垒的话二垒也行。

在这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就是你。
这次连神明都无法干扰。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