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家教)富江的微笑(4)

完结篇
苏,很苏,炮灰了白兰大大(我真的是他的粉!!),慎点。

04.
“简直就像是赫卡忒①。”
烛光微微。
房间没有窗户,四处封死,锐利的光亮也只能撕破一小片空间,剩下的,依旧是茫茫铺展开,生锈发钝的黑暗。
长期待在这种地方,他要依靠面前的几根铁柱来保持分辨颜色的能力。
它们泛着暗红,将黑暗规则地分割成几个块面。
照片拍得不甚清晰。因为那个人,那个看起来纯粹是花瓶的女人,竟然意外的敏锐。
抓拍时,她的眼睛,正看着镜头。
眼帘微微下垂,她轻扬着头,嘴角笑容若有若无。骄傲、轻佻,阳光下美得炫目。
拍照的人并非有造诣的摄影师,他遵守着“拍到人就行”的情报原则,毫无拍摄技巧地拍下了这张照片。
“如果你把这张照片投稿,一定能够成名。”
这男人的声音并不低沉,竟然意外的轻快,婉转间带着黏腻的危险感。

“这就是纲吉君的女友啊,藏的可真深。”

呼,呼,火舌跳动。
男人微笑着的脸在橙红的火光下也染上了橙红的颜色。
相片一点点消失在光里。

“我要得到她。”

>>>>
彭格列十代目是优秀的“单身汉”。
除守护者和暗杀小队的人外,很少有人知道富江是彭格列首领的女友。
彭格列暗杀小队的XANXUS和贝尔菲戈尔都曾深深爱过她。
至今,贝尔仍将她看作是自己的公主,XANXUS仍紧盯着她的行踪。
她是毫无预兆,忽然出现在人们眼前的。

史库瓦罗记得在并盛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为Boss订的,与并盛的乡下气完全不符的高级宫廷式酒店里,她从门外缓缓走进,吊灯投射下的金黄的灯光,华丽精美的装潢……一切与她都是那么的映衬,所有格格不入,都变得如此合理。
仿佛那金碧辉煌,是因她而耀眼。
酒店的女前台说,老板在并盛办这么一所毫无生意的酒店,只是为了富江一个人而已。
因为富江想要在并盛休假,很苦恼没有地方可住,老板就将在东京只有五家,银座只有三家的酒店,开在了这个毫无名气的小镇。
她确实有这样的魔力。
史库瓦罗想。
而之后,冷心冷情的Boss和贝尔的沉沦,也就不是那么难理解了。

富江游走在世界各地,成为摄影师、时尚杂志狂热捕捉的人物。她是神秘的明星,没有人能挖出她的身份。除了知道她是日本人之外,一无所知。她没有身份,却结交了许多社会名流:政要、王室、大富豪、奢侈品的服装设计师……她认识许许多多的人,却能够讨得每一个人的喜欢。她清楚地记得每一个人的脸和喜好,能够在相见的第一秒说出他们的名字,用恰到其份的声音打招呼……与其说“讨得”喜欢,不如说,她总是会十分轻易地惹人喜爱。
她身边总有追求者,但她却一直独来独往。有人曾对她痴狂,甚至威胁到她的人身安全,可第二天,他的尸首便已横卧在臭水沟。她似乎有一个无形的保护神,帮她一次次渡过灾厄。
很多人猜测她的身份,认为她是千金小姐,是公主,是某个国家的女王,有的人甚至认为富江从不受伤及天生吸引人的奇特魅力是她作为神女而受到的神之眷赐。她是完美的,是独一无二的造物,拥能够赢得当今审美不同人们一致赞赏的美丽。不仅仅是脸颊的弧度,身体的线条,精致的五官……她浑然天成的气质,才是构成“富江”,构成“美”的根本。
整容技术?不不,即使拥有一模一样的脸,人们也能一眼认出真正的“富江”。

人们不知道的是,在日本一个连谷歌地图都找不到的小镇上,彭格列十四岁的未来首领,向富江发下了“一生都要守护你”的誓言。
与其他飞蝶流萤肤浅随意的誓言不同,沢田纲吉非常,非常认真。
他用一生践守了自己的诺言。
沢田纲吉成长的速度令人吃惊,许多初来彭格列的人都不会相信前辈口中那个羞怯、瘦弱的男孩是现在的教父。
“没有人会拒绝Don.Swada的请求。”
他沉稳可靠、温和亲切,他并不十分俊朗,但人们总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认出他的身影。
十四岁成功打败在黑手党内部臭名昭著的幻术师六道骸。
十五岁彭格列内部指环战领导守护者战胜暗杀小队,成功援救九代首领。
十六岁继承首领之位。
十七岁与“大地”恢复盟友关系。
十八岁清扫家族内部反对势力。
二十岁取得意大利黑手党人的普遍承认。
二十三岁成功实现家族改革。

“是的,我还记得他那次的演说……”彭格列的一位长老回忆着,“他发现结盟里有家族在偷偷贩/毒。他没有像刚接手家族时一样,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没有像之前南意大利火/并事件时那样暴怒。他非常平静,说要开一个聚会,让我们给结盟中的所有家族发邀请函,要求不仅仅首领,还要核心人员甚至下层人员都一起参与。他亲自捉回了出逃的成员……大家胆战心惊,有的结盟家族甚至决定退出结盟……”
新来的成员停下笔:“Don.Swada是如何解决的?”
长老深深吸气,鼻子轻轻耸动,他的脸上流露出敬佩与赞赏的神色,仿佛又回到了当时——
“他接受了他们的退盟,也接受了他们的孤立。但他告诉他们,希望他们能来聚会,他有很重要的话要说。不用担心暗杀,他只希望他们能听一听他的声音,听过之后,再下决定。”
“出于彭格列的威慑,他们来了。聚会在众人的注视下开场。没有音乐,没有美酒,没有女士们的舞姿。宴会厅里黑压压一片,十分嘈杂,充满了人们低碎的议论声。”
“然后他出现了。”
“先是硬质皮鞋踩在地板上的轻微声响,接着人们听到他沉静的声音。他说:‘很好,你们都来了。’”
长老停顿了一下。记录员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他轻轻咳嗽,让大家不要紧张。像是聚集在树上的乌鸦突然全部飞起一样,议论声先是突然变大,接着站满了人的宴会厅忽然变得空寂。失去了鸟群的树林一片幽静。让人发憷的幽静。”
“他问大家,记不记得彭格列最初成立是为了什么。”
“有人说是为了生存,有人说是为了利益,有人说是因为初代首领强大的凝聚力。”
“他沉默地听完他们的发言,慢慢说道:‘看来你们都忘了。彭格列之所以成立,是为了守护。’”
“‘我们的家族为守护而生,我们的存在是为了看到更少的野蛮掠夺。’”
“有位首领大笑,问他:‘你难道是想要当上帝么!’”
“他说:‘如果你非要这么比喻的话,我愿做那牧羊人②。可我畏惧你们如此唤我。因我并不拥有他的智慧与伟大。’”
“他说:‘你自信你会带领你的家族走向繁荣,可不知在走向深渊。我知晓你们热爱混乱,因为混乱中隐藏巨大的财富。你们像是那地沟中的老鼠,闻见沤气与腐肉的臭味,便欣然前往。我知晓你们喜欢力量,喜欢暴力,喜欢伤害,但若暴力被施及己身,便瑟瑟发抖,抱头求饶,然后,再洋洋得意地批驳:你想要做上帝!我想要告诉你们,我没有什么强人之处,我唯一可以自豪的,只有毫不动摇的信念而已。’”
“没有人敢说话。他走了两步,喘了口气,似乎在平息自己的情绪。接着,他继续道:‘我们是里世界的居民,你们信奉弱肉强食,这没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达尔文是了不起的人,我敬服他。但你们呢?你们把严肃的理论,自然的真理当做是欺凌的根据。我看到过忠诚与正直的面孔,见到更多的,是恶心的小人!毫无原则的老鼠!你们说,赌场和妓/院只是生意,与其他生意没什么不同,贩/毒没什么,只是一种娱乐的副剂。啊,既然如此,欺压商户与百姓,强收保护费,恶意制造混乱,也只是生意的副产品,对吧?’
他那年轻的俊俏面庞积满了愤怒的密云,眉毛轻轻地挑动,线条优美的腿部肌肉微微绷紧,猎豹一般跃起落下,重重的一拳,击碎了台下鬼祟者的鼻梁。”

记录员目瞪口呆,眼中迸发出的光彩,令长老不由会心一笑。
他已见过多少这样的年轻人了啊。
“是的,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强大,包容,坚定,果决……所以,我们才会如此誓死追随,十世才是彭格列的传奇。”
记录员道:“您继续吧。”

“众人惊惧地退开,Don.这时却轻松地笑了。他指了指那几个偷偷摸摸的首领,道:
'你,你,还有你。想要我对这所谓规则臣服么?要我服从这陈腐的理世界秩序?千万别给我来这一套,我可不是傻瓜。古板的家伙们,秩序绝非不能改变,只是你们还不愿从压迫他人的美梦中醒来罢了。如果不能看清自己的嘴脸,不能看到自己将会因此遭受什么苦难,如果你们看不到你们所制造的混乱让这个国家陷入了什么境地,你们就都走吧!走得远远的,最好不要让我见到。在彭格列所守卫的地区,决没有毒/品,没有非法的赌场,没有强迫卖/淫的妓院,没有强收保护费。父母的儿女不会死于黑手党火并,女性不会被强/暴,敢在彭格列守卫地区做出这种事的,也不要怪我打碎你的血③!’”
记录员震惊道:“他,他居然敢在黑手党人面前这样说……”
长老感慨道:“没错。他引起了许多人的愤怒,更是公然反对了意大利黑手党的生存模式。但因为他拥有绝对强势的力量,也因为黑手党中亦有未泯良心之人,他解决害虫、团结家族,把意大利里世界的垃圾们以难以置信的方式扫荡得几乎一个不剩。彭格列家族如今深得人民信任。曾有人问他为何不去做总统,他笑言:‘我的职责只在里世界而已。总统需要其他有才能的人去做。我的能力,远远不及管理一个国家。’”
记录员郑重道:“首领……真是令人钦佩。”
长老拍拍他的肩膀:“好好干吧,小伙子。但愿你不会忘记自己的誓言。”

指环铭刻我们的光阴。

>>>>

“阿纲。”
沢田纲吉转身看向来人。
富江的笑颜,无论他见了多少次,都会在那一瞬间,怦然心动。

“富江。”
他伸手抱住富江,富江柔软的身躯轻轻靠在他怀里。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任富江抱在怀里,把头按在肩窝上任凭揉搓的小男孩了。
他吸引了无数的女性,却在她们之间,毫不犹豫地穿身而过。
有人甚至怀疑他是同性恋。

他们都不知道,他已经有一个要用终生去守护的女人。
“红颜不过伸手云烟,何必去捉。”
他曾在聚会上如此笑言,被他的崇拜者奉为神谕一般。但其实还有后半句没有说,是很普通很简单的告誓而已。
他明白人生不过弹指一挥。这一生,全身心地爱着富江,已经费尽他所有气力。其余任她花容月貌,又哪能够伸手采撷。

富江微微踮脚,捧着他的脸,用甜蜜的语气说道:
“你知道吗,我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一个人。他说他是博洛尼亚④的学生,一路朝我搭讪。半夜还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潜进我房间……”
虽然是很嗲很腻人的撒娇,但因为富江浑不在意的笑容,和她控制得恰到其分的声调,完全不让人感觉讨厌,倒反生怜惜之心。
沢田纲吉皱眉,俯首将额头轻轻挨在富江的额头:“你没什么事吧?”
富江打了他一拳,有些力度的一拳,但沢田纲吉连眉毛都没有动。
“我当然有事!心里很受创的好吗。一点点抽出他的灵魂,看他不断挣扎,真是太肮脏了。搜查出不少无聊的情报。他的记忆非常庞大,混杂,应当是去过很多平行世界吧。新世界的神?我都要吐咯,他就以为自己是谁啊,还用假名骗我,真是的,一眼就看出来那人的本质了,还想和我玩儿演戏呀。”
沢田纲吉对着她温和地笑了笑:“听起来是个不得了的人。”
“姑且算是吧。他发现我是不死体质的时候表情特别有趣啊,像是一个找到最心爱东西的小孩,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不过很可惜,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类而已。凭借那颗小小的七的三次方的玛雷指环穿梭平行世界,以为自己是无敌的……最终还是抵挡不过魂飞魄散。”
“这样一来,他在其他平行世界的存在也要消失了吧。”
沢田纲吉想了想:“他是叫白兰·米鲁非奥雷这名字么?”
富江摸摸他的脑袋道:“你好厉害啊,阿纲!”
沢田纲吉顺从地垂下头让她摸,拿起桌上的文件:“最近这个家族崛起得太快了。我让恭弥帮忙调查了他们的底细,他的新首领白兰之前一直被幽禁在内部,最近突然取代了其继父的地位。上回巡街时遇见了他,我感觉他有问题。真没想到……”
富江眨眨眼,拉住他的领带。
“如果你以为我是在向你汇报工作……”
“我不会那样以为的,富江。”
“那便好。要知道,和那些人周旋可是很累的一件事。”
“我会补偿你的。”
纲吉吻了她的眼睛。

富江闭上眼,头抵在他胸口。
“那你可要好好地补偿一下。”

___完___

注:①希腊神话中的女神赫卡忒。司掌道路、交叉口、鬼魂、夜晚、地狱,魔力。选这个形象做富江的象征是觉得扒裤兰能一眼看出她灵魂上附着的力量。没啥深意,为扒裤兰装一波比。
②《圣经》中:23:1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23:2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23:3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23:4    我虽然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23:5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23:6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在昆汀的《低俗小说》里看到牧羊人的诗篇,后来又在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里读到了相关,觉得蛮有趣的,就用在了270身上。作者自己信仰马列!对天主教没有太多了解,如果错了……请不要抽打……270自己是没觉得自己是牧羊人这么牛逼啦……他只是在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
③漫画里继承仪式要存一小管血。《教父》里加入家族也要一管血,270在这里是想说他会驱逐他们,会杀死身为家族成员的他们。
④博洛尼亚大学是意大利著名大学,欧洲四大名校之一,据说是全世界第一所大学,我随手搜的(。
——本来想5章完结,但是感觉基本上脑洞已经写完了,没事么好写了,再写也不过是甜甜甜苏苏苏,没什么意思,躺。
这篇文介入了很多私设,因为现实的黑手党实在是渣滓没办法像漫画里那样美化成救世主(眼神死),所以勉强提高了一些他们的品格……当然,270是在警告非法经营和贩/毒的,生意还是会做的不过是洗白成正经公司吧(揍),毕竟还是黑手党。
所以说……家教的设定真的是一点也不科学。
这文里的富江是我女神,27/270是我男神。
希望大家喜欢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