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家教)富江的微笑(3)

川上富江(非原装)x沢田纲吉




03.恋人
粉红色的信封。
劣质香水的香气。

“送给沢田纲吉君。”
“富江,别看啊!”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纲吉也开始收到情书了,真不错。”
“十代目当然是很受欢迎的!”
“别说了狱寺……”
富江半躺在床上,斜睨了他们一眼。
“少女纯洁的感情可是世上的珍宝,要好好写回信拒绝人家哦,纲吉。”
“知道了……”
纲吉松了口气。看样子富江没有生气。
却听“唰”的一声,她撕开了信封。

小小的房间里,凝结着沉重的气氛。
——绝对在生气!
纲吉欲哭无泪。
富江抿着嘴,看完了情书。
“噗。”
“笑什么啊,富江……”
“因为太好笑啦,”富江抬起信纸晃晃,“虽然不想打击你,但是她描述的‘一见钟情’的场景,是我在操控你。”
“什么啊……”
纲吉松了口气。
“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哦,”富江笑眯眯道,“既然她看上的是我,由我来回信也没关系吧。”
“不不不,不用回信了富江……”纲吉慌忙道。
让富江回信,不知她会写出什么肉麻的情话来。
想想都觉得可怕。

“连女孩子都不让接近啊。”富江撇撇嘴。
“纲吉的控制欲真是可怕。”
“真是的,富江……”纲吉无奈地叹口气。
“好啦好啦。”富江安抚式地摸了摸纲吉的脑袋。
毛茸茸的手感。
“我也给你准备了情人节巧克力,呶。”富江坐起身,从背包里翻出一个粉红的盒子。

“打开看看吧。”
纲吉一边脸红着道谢,一遍打开了盒子。
造型精美的巧克力,上面写着沢田纲吉和川上富江的名字。
“是富江小姐自己做的吗?好厉害。”狱寺崇拜地看了一眼富江。
“啊,不是的。”富江懒懒道。
“当然是买的。去东京。”

意料之中。
富江从不会自己动手做饭,因为是灵体,也不用吃饭。
偶尔想要买衣服和吃饭,也都是去大都市东京,买最高级的,吃最高级的料理。
当然,用的是沢田纲吉的钱。
其实她只要坐在餐厅里,就会有人请她吃饭。但纲吉不愿意。
“我不喜欢他们看富江的眼神。”
“那么你帮我掏钱吧。”
于是纲吉从小攒的钱,就这样被花光了。

这个巧克力……不知道富江是怎么买到的。
一定价格不菲。

“我说是我和男朋友的恋爱一周年纪念日,老板帮我打折了。一折。”
富江看出纲吉心里在想什么,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
“老板还希望我常去光顾。因为那天,店里总共卖出的巧克力是去年情人节的三倍。”
纲吉的目光移向她鼓鼓囊囊的背包:“不会吧……”
“没办法,我就当做义理巧克力,全部收下咯。”
富江笑道。
“反正也不会发胖。说实话,这家店的味道很不错。”
纲吉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很感动,但也有些沮丧。

狱寺转过身,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沢田纲吉。
“十代目,快拿出您为富江小姐做的巧克力吧!”
“诶?那个……”
纲吉低下头,挠了挠脸颊。
“我做的……”

“纲吉为我做巧克力了吗?”富江探头看向纲吉背着的双手。

“我想看!”
“不,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心意……”纲吉递出盒子,垂着头,显然有些不好意思。
“很可爱啊。”
出乎意料的,向来挑剔的富江微笑着赞赏了他拙劣的作品。
“我很喜欢,谢谢你。”

那是一个小小的心形巧克力。
完全没有特色,味道也普通。
但富江却说:“尝出了真正的甜蜜。”
“吃了这个之后才觉得那些人做的巧克力都是假货。”
“为,为什么?”
“嗯……”富江托腮沉吟片刻,笑道,“因为他们的巧克力里,没有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努力去做的味道。没有‘尊重’的心意啊。”
富江对他人的感情非常敏感。
“那些假货,根本没有付出真正的心意,只是被我所迷惑而已。”
她抬眼看向纲吉。

狱寺慌慌张张起身,道别后匆匆离开。
吊床上的里包恩早已不见人影。
想必是被碧洋琪拉走了。

富江的笑容非常美丽。
但纲吉总会从中感到危险。
怎么说呢,他的超直感果然从未出错。

粉色的巧克力盒掉在了地毯上。
“富,富江……”
羽毛一样轻盈的吻。
纲吉支撑着富江的身体,富江长长的黑发,正扫在他脖颈上。
有点痒。
“笨蛋,胆子这么小,怎么能在18岁之前打到三垒。”
“呜……”
纲吉整个人都红通通的。
好像小动物。
像什么呢?
富江“噗嗤”地笑出了声。
“小兔子一样。”
“……诶?”
纲吉一幅受惊的样子,睁大双眼。
富江的笑声,好像含着淡淡馨香,正撩动他的心波。
纲吉鼓起勇气,凑近她的脸。
富江的脸庞很清丽,但眼睛总透着妩媚的感觉。
纲吉注视着那双眼睛,吻了富江的唇。
一个小心翼翼的吻。
像是蝴蝶不愿惊动绽放的花儿。
花儿注意到了蝴蝶,热情地引诱他再探进来一些。
在富江的引导下,纲吉喘息着,笨拙地加深了这个吻。

晚上,纲吉做了奇怪的,绮丽的梦。
梦里,他搂住富江,抚摸她的黑发。
富江的身体赤裸,身边萦绕着白雾。

“纲吉长大了啊。”
睁开眼时,富江俯在他身上,似笑非笑地说。
“啊?我,我……”
纲吉红了脸。
富江哈哈大笑。

里包恩拿出电击装备:“蠢纲,赶紧给我起来,去洗澡。”
纲吉手忙脚乱,应声从地铺上起来,羞恼道:“别看我啦富江!”
富江在床上伸了个懒腰,露出雪白的窄腰。
纲吉脑子里仿佛有根弦要断掉了。
他急忙跑出了房间。

不能和富江住在一起了。
纲吉心想。

富江搬去了黑曜,和库洛姆住在一起。
“我会常来看你的,纲吉。”
“嗯。”
沢田纲吉心里还是很不舍。临走时,他牵住富江的手,微微踮脚,吻了她的额头。
富江笑着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中午的时候,富江会来并盛中学和纲吉一起吃饭。
她在黑曜和六道骸学了不少,幻术又精进了。
某天下午,纲吉正为数学而困扰,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凉气。
铅笔忽然自己动起来,在本子上写出了正确的答案。

“啊啊啊!鬼啊!”纲吉大叫起来,翻倒了椅子。
“沢田!你给我出去!”
数学老师怒气冲冲地向门外一指。

纲吉站在门外,唉声叹气。
“怎么回事……”
“太迟钝了吧,纲吉。”
熟悉的声音。
“富江?你怎么——”
“新学会的,很有趣吧?”
富江笑着,美丽的面容在空气中一闪而过,又消失不见。
“别吓人啊……”
纲吉无奈地叹了口气。
“笨蛋纲吉,这个时候应该夸我厉害才对。”
纲吉能想象出富江说话的样子。
其实富江根本不在意他的夸奖。她完全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只是喜欢这样恶趣味地逗弄别人。
她是任性的,但这份任性并不讨人厌。反而因为是她,所以倒有些孩子气的可爱。

纲吉已经习惯了包容她的任性。
而他的朋友们,除了惊艳于富江的容貌外,并没有什么别的心思。
“怎么说呢,果然是能和纲吉做朋友的人啊,心志都非常坚定呢。”
富江笑着说。
“因为我的外表而迷恋我的人,可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纲吉想起那个梦境。
“那些追杀你的人呢?”
“那些蠢货啊?以为能把我杀掉,以为能够独占我。”
富江的脸上鲜少地露出了忿恨的神情。
“可我被大卸八块也不会死的,被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也能够复活呢。”
富江轻蔑地说道。
“只不过不想变成那样的自己,所以才选择了死亡。”
“对于自己屠杀分裂出的自己这种事,我已经厌恶了。”
“富江以前的能力……”
纲吉问道。
“能够无限地分裂,即使只是流出一点血,也会分裂出新的【富江】。”
“真是奇特的能力。”里包恩道。
“我厌烦那样的自己,只有我才是【富江】。那些东西,都是伪造的劣品。”富江皱眉道。
“竟然拥有自我意识,还妄图取代我,这一点才是我最痛恨的。”
“如果以后拥有了身体,纲吉,一定要帮我杀死那些假货。物理的暴力是不会致死的。只有火烧,烧成灰烬才可以。”
纲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杀人,对于他来说,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但富江的描述也足够恐怖。
为了富江……
“我答应你。”
纲吉点头道。
富江轻轻地笑了。

富江坦白后,纲吉验证了心中对富江“危险”的感知。
那样的能力,确实十分可怕。
但是那有怎么样呢?富江是富江啊,不管她拥有怎样的过去,现在的她,只是他认识的一个可爱的女孩。
于是纲吉约富江出来玩。
两人正有说有笑地吃着蛋糕,富江忽然抬头看向大厦上方。
“怎么了,富江?”
“刚刚……”

轰隆一声,烟雾弥漫,商场里,人们惊慌地四处逃散。
“富江!”
纲吉把富江扑倒在地,躲过了爆炸的余波。
好好的约会,就这样被搅乱了。
纲吉的心里有些生气。

“指环战?”
与银发剑士一战终不敌而受伤的纲吉、山本和狱寺躺在医院病床上,听迪诺和里包恩讲述彭格列指环的含义。
“这样啊。”富江手里捏着一半的大空指环,慢慢套到纲吉手指上。
“像不像是结婚?”
沢田纲吉的心猛地一跳。
他苦笑起来。
“富江……”

富江拍拍他的肩膀:“加油,不管怎样……我会帮你的。”
她俯下身去,轻轻地亲吻在戒指上。
“我的纲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