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家教)富江的微笑(2)

川上富江(非原装)x沢田纲吉
设定见前文。



02.梦境
哗哗……
水浪冲进耳朵,敲击鼓膜。
她开始听不清声音。
“【——】!【——】!”
紧张仓皇的表情,不认识的人。看口型,应该正在叫自己的名字。

啊,想起来了。
自己的名字,岸边的那个人。
【川上富江】。
【沢田纲吉】。
竟然是在他的梦境里,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大概还有以前的名字,但已经忘记了,因为太久远。
被叫出名字的那一刻,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洗刷了潘多拉魔盒上厚厚的灰尘。
释放出的罪恶有着金子般的光彩。
独一无二、耀眼,迷人的光彩。
没有人能抵抗。

“看见你了。”
富江笑起来,有些戏谑的笑容,满藏恶趣味的笑容。
哗哗……
水花没有打湿她的脸颊,一切都是虚幻的。
但沢田纲吉的梦境里,【富江】死掉了。
对那孩子来说,是很可怕的打击吧?
看上去很懦弱,实际上拥有非常坚定信念,不会被自己所迷惑的那孩子。

一整个星期,富江都很安静。没有再控制纲吉的身体,没有出现在梦里,没有回应纲吉的呼唤。
看着那孩子努力的样子,蛮有趣的。

他开始认真地锻炼自己。
下午在拳击社和笹川了平学习拳击,早晨同山本一起跑步,做操。
经常会跟不上他们的脚步,会在洗漱时困得累倒在厕所。
忍不住叫苦,却从不停歇,从没有想过放弃。
“如果那时候能跳下去救你上来就好了……”
没人在的时候,纲吉总对着镜子说话,好像能透过镜子看见富江一样,他期待着能听到她的声音。
富江饶有兴味地看着他失落的表情,始终没有开口。

直到……那个小婴儿来到家里。
纲吉的自言自语被他发现了。
“你在做什么,阿纲。”
“没,没什么。”
“哼。”
里包恩深深注视着纲吉的双眼。
富江有一瞬间觉得被看穿了。
真不爽啊。

“你只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富江微笑着,“真的以为可以随便操控别人的一生吗?真是自大的家伙。”
“蠢纲,你想死吗。”
枪口对准了脑门。
心脏咚咚跳着,传来有些恐惧而十分欢悦的感情。
是那孩子啊。

富江轻轻摩挲着嘴唇,同样的一具身体,由她来做,生生透出引诱和危险的味道:“是不能杀掉继承人的吧。虽然现下暂住在纲吉的身体里,但射杀我的话,纲吉也会死哦。唯一的继承人死掉,彭格列的前路也很渺茫了吧。”
“哼,敢威胁我的人都去三途川游泳了,”里包恩冷冷道,手指却微微放松了,“你是谁?”
“我啊,”富江眨眨眼,“我叫川上富江。不过,知道名字也没什么意义吧,里包恩先生。”
“阿纲呢?”
“我能看到。”
富江退出操控。

里包恩打量着纲吉的表情,问道:“你知道她的存在?”
纲吉点点头,呼吸急促:“她能通过我看到外面,可我看不到她……富江!富江!你还在吗?”
“还在呦,”富江道,“笨蛋。”
“太好了……”
“阿纲,把她说的话写下来。”里包恩递过来一个白板。
“哦哦,好的。”纲吉接过笔。
“富江,你当时不是……”
“你以为我死了么?那是过去的【我】啦。”
富江毫不犹豫地撒谎。
“你一直在吗?”
"对呀,一直在看着你。"
“那为什么不说话?”
“因为很好玩啊。”
纲吉唰地站起来,身体微微颤抖。
“哪里好玩了啊!擅自出现又擅自消失掉,我很担心你啊!一直想感谢你,谢谢你让我拥有了朋友,但是——”
“错了噢,”富江的声音有些严厉,“不是我让你拥有了朋友,是纲吉君使他们成为你的朋友的。”
“诶?但是没有富江的话……”
“笨蛋。”
富江的笑声像是带着月季的淡香。
“仅仅是搭话而已,有什么困难的。因为你迟迟迈不出那一步,所以才决定要推你一把。套近乎也好装可怜也好,这些手段都不能交上朋友,顶多能让你有一个认识的人而已。真正交到朋友的,不是我,而是你,沢田纲吉。因为你,他们才会和你成为朋友。”
纲吉有些茫然:“是……是这样的吗?”
“当然是了。”
“我做了什么吗?自始至终,拼命努力的人只有你啊。”
富江慢慢说道。

“她之前做过什么?”里包恩问。
“操控我的身体去和京子搭话……然后和阿武聊天……”
“哦,”里包恩笑了笑,“居然没有直接赶跑你啊。”

“纲吉君是个很有趣的人,我怎么会赶跑他呢。”
富江笑道。
“一直这么有趣下去吧,至少……别让我感到倦怠才行。”

“阿纲,你要加油把这女人压制住哦,最好杀掉。这样就没有心腹之患咯。”
里包恩用可爱的语气说着恐怖的话。
“里包恩,别这么说啊!富江是我的朋友,我不会伤害她的!”
“身体会被侵占哦。变成孤魂野鬼在山林间游荡哦。”
“都说了别这么说了啊啊啊!”
“蠢纲。”
又被枪口对准了脑门。
纲吉清晰地听到富江的笑声。
像是小孩找到新玩具一样的笑声,非常开心。

已经足够了。
纲吉松了口气,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
自那时起,富江成了沢田纲吉生活中的一部分。
早晨会叫纲吉起床,考试时会毫不留情地嘲笑纲吉,偶尔会操控纲吉给里包恩扔一个意味不明的暧昧微笑,一直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富江。
纲吉很想再见到她。
虽然觉得有声音就很满足,但果然,还是想再见一面。
想要让富江活过来,想让她能够亲自去体会一下这世界。

于是在黑曜乐园里,他带着手套,站在六道骸对面,淡淡道:“如果我打败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六道骸冷笑一声:"等你打败我再说吧,彭格列。"
橙红的大空火焰不断跳动,炙热而温柔,仿佛活在世上一般。
“一言为定。”

富江看着那样的纲吉,一瞬间,恍惚觉得他有些帅气。
散发着滚烫气息的火焰,在不断地烤蚀闪烁着金光的罪恶。
……快要融化了。

清风拂过碧绿草地,天空蔚蓝得没有一丝云彩。
这是六道骸带来的梦境。

“真是意外祥和的梦境啊,我以为你的梦境会是烈火焚烧,粉身碎骨的地狱呢。”
富江穿着吊带黑裙,像一只优雅的天鹅,从湖面上走过。
她正在微笑。
“哇哦,”六道骸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语气中充满赞赏之意,“怪不得彭格列对你念念不忘。”

“谢谢你,骸。”沢田纲吉惊喜地看她一眼,转身向六道骸道谢。
“我可担不起黑手党的道谢。”六道骸似笑非笑。
“有什么话快说吧,彭格列。时间不多。”

“那个……”沢田纲吉挠挠脸,“富江……”
“笨蛋,”富江轻笑道,“想见我的话直接说就好了,更何况,这是你的身体,你也应该试试构建梦境才对。”
“我,我做不到。”
沢田纲吉抬起头,直视富江的眼睛。
“富江是真实存在的啊!我没办法把你划到梦境里去。我想看到的富江,是能够站在我面前,充满生气地笑着的富江!”
富江的笑容渐渐淡下去。

“你是说真的吗。”
富江其实非常明白沢田纲吉有多么认真。但她却忍不住要问一问。
“千真万确。”

“那么,好吧。”
富江无奈地叹了口气。
“六道君,可否请你帮我一个忙呢?”

——变成实体,守护在纲吉的身边。
这是她的心愿。

答应了六道骸许多条件后,梦境消失。富江只觉一阵眩晕,身体像是被什么拽着,跌跌撞撞出了沢田纲吉的身体。
“戴上这个。”六道骸给她一个手环。
“里面写着幻术的术式,快点领悟吧,维持你的存在可是很耗精力的。”

一阵风吹来。
沢田纲吉屏住呼吸,看着地面。
月光透过窗户,微微照亮了黑暗的房间。
地面上有一个摇曳的影子。
仿佛拥有生命力一般,挣扎着,破土而出——
月光映在影子的身上,富江慢慢凝成了实态。

沢田纲吉呼吸一窒。
银白光辉笼罩着富江,她立在那里,让人错感到光辉是为她洒落。
富江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你好呀,沢田君。”

“富江……”

沢田纲吉轻轻战栗,握住了那只手。
真实存在的【富江】。
就在自己面前的【富江】。
他太高兴了,甚至紧紧地握着富江的手,而不敢给她一个拥抱。

最终,还是富江上前一步,抱住了他。
“笨蛋,喜欢的女孩子要自己争取,不然迟早会跑掉的。”

里包恩鼻子上的泡泡“啪”地破了。
“你们,这算是非法同居噢。”
“诶诶诶,什么时候醒的啊里包恩——”
“我和纲吉君双魂一体,若说是非法同居,也已经非法很久了吧。”

富江牵着纲吉的手,毫不费力地吻了对方的脸颊。
“不过也是,等纲吉君长大一些,再一起睡觉吧。”
“我才没有那样想!”

富江哈哈地笑起来。
“因为你现在好矮嘛,身体还没有发育好吧。不过,要一起睡的话也没关系。”
“别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啊!”
“别害羞啊。”

结果纲吉打了地铺,睡在床上的,只有富江一个人。
“好可惜。”
恶趣味地说道,轻而易举地把纲吉挑逗得脸红,富江躺在柔软的床上,嗅着干净的少年气息,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