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家教)富江的微笑(1)

有毒cp!川上富江(非原装)x沢田纲吉,因为是拉郎我就不打tag了,害怕毒到别人(
短篇已完结,为了阅读体验我会分章节发,接受设定就点开吧👇



01.相遇
被流氓学生拦在校园后的小巷子里。
“沢田啊,给点钱花花吧。”
“诶?我我我……我没有钱了……”
沢田纲吉垂下头,瑟瑟发抖。
“怎么会,你是备受宠爱的独生子啊,零花钱很多吧!快拿出来,少开玩笑了。”
脸上挨了一拳。
沢田纲吉将手臂挡在脸前,努力抵挡着,拳头和恶语雨点般落在身上,两条瘦弱的胳膊,怎么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他抿住嘴,眼泪零落地掉在衣领里。

“啊呀,你们在欺负同学吗。”
婉转,优雅,轻飘飘的,像雪花飘落一样,与粗鲁的流氓们完全不同的声音。
他们停下了殴打,仿佛找到更有趣的东西,嘿嘿哈哈地笑起来。
“大美女,别管他了,我们一起玩吧。”
是女孩子吗?
沢田纲吉移了移胳膊,女孩的脸藏在逆光中,只隐约看清她身体与面庞的轮廓。仅仅如此,就已经让人感到心跳加速。
最厉害的画家也难以勾勒出那样优美的轮廓。她的线条,仿佛是上天随意勾画的两笔,却完美得令人惊叹,工笔细细描绘只会降低那样自然的美丽。
沢田纲吉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本应该像那些流氓一样,痴迷、脸红地看着她地。
可心里却有一种冲动,想要远离这个人。
危险的信号。

“少碰我,丑男。”
女孩有些厌恶地打开了流氓们的手。

流氓推推搡搡,嬉笑道:“哦哦,中西,‘丑男’哦。”
脾气暴躁的中西反常地没有生气,反而露出沉着的表情。他撸起黑色的长刘海,露出眉毛上的一块疤痕。
“男人的魅力可不在于脸,”他看了一眼女孩,“怎么样,这样的伤疤,才是帅气的勋章。”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女孩伸手摸了摸那道细长的疤。
沢田纲吉蜷缩在地上,完全地被忽略了。
“当然是和人打架弄出来的。对方拿着刀,我赤手空拳。他最终还是被我打败了,哭着跪下来要求我原谅,真没办法。”
中西骄傲地说道。
“哇哦,那很棒。”沢田纲吉总觉得女孩的声音有些平淡。但即使如此,因为那动听的声线,流氓中似乎无人察觉这份含着轻蔑的平淡。
“怎么样,和我一起玩吧。”
中西志得意满地笑道。
“喂喂,中西,怎么可以独占。”
“啰嗦,她赏识的只有我而已,怎么看得上你们这群蠢货。”
“有些过分了吧,中西。”
“而且那疤痕是以前不小心划伤的吧,才不是什么帅气的勋章。”
“我们出于你的面子才没有说出来的,你居然这样说。”
“太没有义气了。”
流氓们居然因此争吵起来,眼看着就要动手了。
女孩静静地站在一边。沢田纲吉心中感到自己即使不上前阻止,她也不会有事,但良心上还是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他从地上慢慢爬起来,身体微微颤抖,大声道:“她不会去的!”
流氓们有些意外地看过来,大笑道:“废柴纲,想英雄救美啊。”
看到那一张张凶恶的脸,沢田纲吉有些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道:“她根本就没有答应过,你们这样做,根本没有考虑过她的想法!”
“什么?你是她的什么人啊,废柴纲。”
“真有种啊,明明是个只会求饶的家伙。”
“你以为自己很帅吗?”
“我……”沢田纲吉犹豫起来,拳头狠狠落下,砸在他脸上,肚子上。
“我不想去,”女孩突然开口,“和垃圾待在一起,感觉空气都在发臭,真恶心。”
“什么——”
流氓们停下来,惊讶地看过去。

“还察觉不到吗?这是你的梦境,沢田君。只要你想,什么都可以做到。”
沢田纲吉终于看到了女孩的脸。
他的呼吸一顿,一瞬间觉得为她做什么都乐意。
但下一刻,危险的信号又在脑中狂呼起来。

他忽然明白了女孩的意思。
“你们走吧。”
流氓们沉默地离开了。

女孩微笑着:“为什么不打退他们呢?刚刚被揍得很惨吧。沢田君。平常也经常被他们欺负不是吗?”
沢田纲吉后退一步,校园,小巷,忽然全部消失了。脚下是白净的地板。
“我不想那样做。”
女孩看出他的畏惧,向前了一步:“真有趣啊。能告诉我原因吗?”
沢田纲吉低下头,不去看她的眼睛。
“虽然被欺负了,但是我并不想在梦里报复回去。”
“依靠力量去报复他们,不就和他们对我做的事一样吗?我很讨厌被欺凌,同样也不想欺凌别人。”

女孩轻轻地笑着,那笑声像云朵一样柔软。
“沢田君是一个善良的人啊。真可惜。”

沢田纲吉瞪大双眼:“说起来,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梦里?”
女孩道:“我大概已经死掉了。”
沢田纲吉惊恐地大叫道:“欸欸欸——那那那你我——”
女孩歪了歪头:“我记不得自己名字了。在你身体里住了一段时间了。你真是迟钝啊,完全察觉不到另一个灵魂的存在。我想驱逐掉你的话非常简单,但我不是很想那样做。起码要和主人打声招呼。”
沢田纲吉抱住头,欲哭无泪:“不是吧!我是男的啊!你……”
女孩笑了笑:“男性的身体也无所谓。不过,你也有些太弱啦。真看不下去啊,好好锻炼自己,学会反抗吧。我可不想接手一堆烂摊子。”
沢田纲吉拼命摇头:“接手什么啊!这是我的身体啊!”
女孩道:“这种时候倒是蛮强硬的。不要总摆出一副懦弱的表情啊,只会让人想要欺负你。自信一点,下次试试拒绝那些人吧。不然我就接手了。”
沢田纲吉道:“不要啊,我做不到的,绝对会被打啊!”
女孩微笑道:“那么我就接手了。说实话吧,其实这个梦境是我构造的。虽然你占有一定的主权,但是我可以随时侵占你的身体哦。因为你太弱啦。”

沢田纲吉还想说些什么,但雪白的地板已经开始瓦解。女孩的声音,在空气中变得飘忽。
“喜欢的女孩子要去争取,不然迟早会被别人抢走的,笨蛋。”

“我才没有喜欢京子!”
大喊着,从床上坐起来了。
闹钟恰好铃铃铃地响起。
凌乱的床铺,作业和漫画扔在地上,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同时而至的,是窗外鸟儿清脆的啼鸣。
令人恍惚的真实。

飞快将27分的数学卷子藏好,把书本收进书包,沢田纲吉换好衣服,跌跌撞撞地走下楼。
“啊啦,今天起得好早啊,纲吉君。”
“妈妈……”
“吃完饭快去上学吧,”妈妈温和地笑着,“今天做了蛋炒饭哦!”
“……嗯。”
“如果纲吉君每天都能这么早起床就好啦。”
沢田纲吉看着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心里忽然难过起来。
“妈妈,”他笑起来,“谢谢你。”

沢田奈奈愣了一下,转过身笑道:“纲吉君好帅气呀!”
“欸?”
“感觉今天的纲吉君格外的精神呢。”
“是,是吗……”
“继续加油吧!”
沢田纲吉总觉得妈妈的笑容里有暧昧的含义。
“哦……”
“阿纲一定能追到京子的!”
“欸欸欸?!”
“听到了哦,阿纲大喊着‘喜欢京子’起床了。”
“妈妈,我不是……”
妈妈的笑容非常温暖:“有喜欢的女孩子就去争取,为喜欢的人而努力,这样的纲吉君好帅气啊。”

“是吗?”
妈妈点了点头。

但是,依旧不敢上去搭话。
沢田纲吉坐在教室里,偷偷看了一眼京子。
像阳光一样,闪耀的女孩子。
“废柴纲”怎么敢上去搭话。
绝对会被嘲笑的。

可下课后,不知怎么的,身体忽然自己动起来了。
“屉川同学,”沢田纲吉笑着,心里却很惊恐,“你哥哥是三年级拳击社的社长吗?”
大概是看起来足够友善和无害,提起的话题也并不过分的原因,京子的朋友黑川花并没有阻止他,只是瞟了一眼。
“是的,沢田君认识我哥哥吗?”京子笑着回答。
沢田纲吉感到心咚咚地飞快跳着,嘴里流畅地说道:“也不算是认识吧。我很崇拜屉川前辈,觉得他真的充满了活力。如果能加入拳击社就好了……”
黑川花淡淡道:“那么去递交申请就好了吧。”
沢田纲吉露出一个苦恼的笑容:“我……我没有什么能力,屉川前辈大概是不会收我的。屉川同学是前辈的妹妹,所以我想从屉川同学这里多了一些前辈的事……”
一个开朗的男声忽然插/进来:“你想加入拳击社吗?好厉害啊,沢田!”
那是班级里的红人山本武。长相英俊,性格好,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
沢田纲吉想要低下头,却有一股力量让他抬起头看向山本武,紧张地说道:“谢,谢谢你,山本。”

是那个女孩。
他做不到的事情,她轻而易举地办到了。
山本邀请他到棒球部去,京子请他去拳击社观看屉川前辈的比赛。
在放学后被人要求做值日时为难地看向山本武,一切就都解决了。

“沢田要和我一起去棒球部,值日的事就拜托别人吧,哈哈哈。”
被剜了好几眼,那几个人悻悻地走掉了。
山本揽着自己的肩膀,关切地问道:“他们总这样对你吗?”
他突然又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点了点头。

“别担心,我会帮你的,我们是朋友嘛!”
山本笑着说。

沢田纲吉眼圈一红,忍不住哭了。
山本歉疚地看着他,手忙脚乱:“啊,对不起……你别哭……”
沢田纲吉摇摇头,擦掉眼泪,笑道:“不是山本君的错,干嘛要道歉。”
“我太没用了。”
山本看着他的笑脸,敛容道:“别这么说,”他拍拍纲吉的肩膀,“和我们一起锻炼吧!每个人都是渐渐变强的。我啊,也有各种各样的烦恼,有软弱的时候。”
“山本君也会有这种时候吗?”
“有啊。”山本讲述起来。
两个人一边谈话一边在操场跑步,不知不觉已经很晚。

约定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沢田纲吉愉快地回到家里。

再次在梦里见到了那个女孩。
沢田纲吉想上去同她说话,但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一个人在河边散步。
白皙的面庞上,露出忧郁和寂寞的神色。

“每个人都有自卑的地方。”
山本对自己说的话回响在耳旁。

“富江!”河边忽然有人跑过来,叫着谁的名字。

是那女孩的名字吗?
富江。

沢田纲吉咀嚼着这个词,看到一群人发疯似的,手里拿着刀,向富江跑去。
他们都没有看到他。
富江听见呼唤就开始跑,跑得很慌乱。
她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又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命运,显得绝望而无助。
沢田纲吉跟着她跑得气喘吁吁,看到她那样的神情,心中不由一震。

身上沾了泥土,头发乱糟糟的富江,非常狼狈。
但也非常美丽,散发着让人窒息的魅力。

沢田纲吉忘记了脑子里不断作响的危险信号,冲上去牵住她的手,让她快跑。
但他的手掌穿过了她的胳膊。

富江看着那些人越来越近,走到河堤边,跳了下去。
“扑通”,绽开的水花间,富江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看见你了。”她说。
湍急的河流很快将女孩卷入水底。沢田纲吉握紧拳头,缓缓地跪下。
无能为力。
看着她死掉,而无能为力……

“富江!”
沢田纲吉看到自己凌乱的床铺,扔在地上的作业和漫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