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火影全员】木叶根性忍传(156)

我一定要给你们推荐这位作者。强烈安利!
这篇文是原著向,打的tag不代表本文是这个cp。“爱”是难以划分的啊,翡大描写的是同伴间,人与人之间的复杂感情。是难以直接以爱情两字囊括的。
我在起点书客晋江贴吧种种地方看过不少火影同人,这篇我最喜欢。作者很认真地考虑了原著的设定并在其基础上添加了自己的想法,不是胡扯的,逻辑可以完美自洽。她/他笔下的人物都是那么鲜活。我爱原著那些女孩子,她们在翡笔下非常,非常闪耀。
坚韧不拔、美丽又勇敢的姑娘们。
翡的文笔在早期有些模仿的痕迹(个人看法),剧情进行到现在已经越来越成熟,变成了平实又稳重的文风,但在营造感情氛围上已经比以前更进一步。
翡一直都在进步!
我好喜欢你笔下的火影!
表白!!!

阿翡Phy:

佐助VS团藏(四)


*佐樱\井樱高能预警!有虐。长文CP乱炖,BGBLGL一视同仁,具体CP详见该章tag。


*佐助性格设定与原著同期有较大差距注意。


*本文时代设定 点此 大致参考的是真实世界里忍者一职活跃的15~16世纪,因此不能直接套用现代社会观念。


  


  断桥上,浑身浴血的志村团藏勉力站起身来,曾嵌入十只写轮眼的右臂仅余几块焦黑烂肉,藕断丝连地挂着晃荡,那模样可怜可笑之极。不用说,他受了“麒麟”一击后几乎濒死,又失去了所有写轮眼储备,可谓是输得彻底。


  不过,佐助的“伊邪那美”毕竟刚刚练成,首次在实战中使用,多少有点瑕疵,所以尽管开始设定的结局是“团藏本人连同侍之桥两端的武士们都被麒麟击中”,但在抵消了第一次“伊邪那岐”的瞳力后,第二次未完全生效的“伊邪那岐”还是化解了一部分雷暴之威,没能直接判决团藏的死亡。


  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局。用过“伊邪那美”后,青年也瞎了一只眼睛,但至少还拿得动苦无。此刻,他正吃力地向站在长桥另一头、已经摇摇欲坠的老人走去,准备给予最后一击。


  “等……等等……你真要这样,把、把你哥哥,用自我牺牲换来的一切,毁、毁掉么……?”团藏虚弱的声音远远传来,“他的忍道,他的愿望……”


  “他的忍道,关我什么事?”只能慢慢举起苦无的年轻人倨傲地一笑,“事事都按他的意愿来,那我还活个什么劲?”说着,他眼前视线一阵模糊,不知是仅剩的左眼视力又下降了,还是有什么可疑的液体涌入了眼眶:“他是……是史上最年轻的暗部,是支撑大树的‘根’,所以他选择为村子背负污名、铲除叛乱,好,我不怪他;可我,我是宇智波的幸存者,是世袭警务部一职的……一族之后,我的选择,是为族人复仇,是……制裁凶手……!”


  “凶手?你在说什么胡话,是你们一族先策动叛乱、暗通外敌,罪同大逆!就是交由火影发落,也要诛灭全族,这你……你否认吗?!”


  “不。”佐助很快回答,同时,他已提炼起今天最后一点雷遁查克拉,“如果当年,真是由火影下令,将我们一族逮捕后公开审判,就算连我一同送上刑场,那也没有什么。可是,你所做的,只是……只是清除异己,你明知道,那和公审后再行处决,是——不一样的!”


  语毕,青年一鼓作气,就要向前方的仇敌冲去。


  


  可就在这时,团藏身侧的空气一阵扭曲,一个粉发女子被人从中一把推出,样子狼狈不堪。


  “哈,刚好赶上。”熟悉又陌生的男声响了起来,面具男、鸢、宇智波斑,不管顶着哪个名字,将被“魔像锁链”反绑住双手的小樱从神威空间中放出,刚巧挡在团藏面前的,就是那个自称是“晓”组织真正首领的男人。


  团藏一愕之下,大喜过望,立刻用还能动弹的左手抽出苦无,对准了小樱喉管,并用一只胳膊架着被捆得动弹不得的她,挡在自己身前作为肉盾,又朝佐助大吼:“站着别动!否则我马上割断她的喉咙!”


  佐助已经开始小跑的步子,不由得慢了下来。


  查克拉消耗太大,青年仅剩的左眼变回了一片漆黑,正对上被迫成为人质的女子那满含屈辱水光的绿眸。


  一秒钟的绝对寂静后,青年厉声质问团藏:“……标榜自我牺牲的你,还要挟持人质?!”但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只盯着小樱的眼睛,对方也一样惊痛交加地回望着他。她失血的嘴唇微微颤抖,假如此刻他的写轮眼还能用的话,就能依靠动态视觉看懂她的唇语:“佐助君,你的眼睛……眼睛怎么了……?”


  但他现在看不清。所以他只想到,她可能是在害怕——这不奇怪,她总是很容易害怕,但她在怕什么呢?怕自己吗,还是怕团藏?


  不管是哪个答案,都令他厌恶。不过她想什么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团藏已经打算跳桥逃跑。在这种深山密林里,一名忍者若想隐遁其中、躲过追杀,再想找他可就千难万难了。


  “小樱——!!”“小樱、佐助!!!”


  身后山道上,传来两个忧急万分的喊声。一个是鸣人,看来他刚一醒转就发觉了小樱的危机,所以没跟雷影他们一块撤走,而是不管不顾地又杀了回来;另一个女声则有几分耳熟——山中井野,他在忍校时期所谓的“爱慕者”之一,一个出挑漂亮但同样惹人厌烦的女人。


  那两人大呼小叫着,却都没有再靠近。显然,碍于小樱,他们谁也不敢贸然攻击团藏。


  “……哼。”黑发青年不由地冷笑了一声,浑身的血液再次被仇恨点燃——无法瞑目的族人、因他而死的水月还在看着他呢,他绝不能在这里停下!就算要因此斩断——


  一念方起,佐助右手上已经炸开了熟悉的森蓝电光,他踉跄着猛跑几步,将满腔怨怒向前送出:“千鸟……锐枪——!!!!!”


  团状的电流化作一杆长枪,隔着七八步远的距离,向着团藏心脏猛插过去。枪尖所指,会被一同贯穿的,显然还有小樱的要害。


  “佐助————————!!!!!”远处的鸣人一声暴喝,飞身向小樱扑来,可是跃到半空,一柄飞旋而至的镰刀便挡在他面前,镰刀主人随即跟上,稳稳接下了鸣人势如疯虎的一拳。斑哈哈一笑:“现在的你,连九尾之力都用不了,就别去打扰他们啦。”


  小樱看得出,佐助杀红了眼,明摆着要把自己和团藏一起杀死,一时茫然失措,只瞪大了双眼,看着那电光离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近。


  忽然,雷电凝成的枪尖生生停住了。没有杀她、也没威胁到团藏——小樱呆呆望向佐助,只见青年刚被仇恨扭曲了的面孔也是一片空茫,随后,那本就十分清秀的脸上居然融化出了一抹俏皮动人的笑。


  “嘿,小樱,吓坏了吧?”从佐助的嘴里,用佐助的声音,她听到他说,“别怕,我逗你玩的。”


  “你……你……”小樱身心剧震,眼泪不争气地滚落下来,她知道,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这样跟自己说话,“井野……井野……!”


  方才千钧一发之际,是井野,从背后用“心转身之术”强行介入佐助的精神,迫使他的动作停了下来。其实,若不是佐助突然向小樱出手,她原本还想尝试用能拐弯的“心转分身之术”,让自己的灵魂绕到团藏背后,再控制他放了小樱。可没想到佐助那么快就下了决断,她也只好半道上改变结印,先阻止他伤害小樱再说。


  想到眼下实在没有退路,井野干脆借佐助之口,给团藏一个承诺:“放了小樱,我绝不会动你一下!”


  团藏闻言,抓住机会,一边谨慎地将苦无顶在小樱颈部的大动脉上,一边聚起剩下的查克拉,准备以瞬身术逃离。


  佐助体内,本该进入沉睡的精神见状大怒,竟凭着惊人的意志力硬是睁开了左眼的万花筒。他的动态视觉正在警告他,再晚一秒钟,杀害他父母和全族的元凶就要逃离,而水月的牺牲也会变得毫无意义。好在,写轮眼本就是“最强幻术之眼”,其瞳力对付所有精神类秘术都有一定优势,山中家的自也不例外。


  “魔幻·双重镜返!”青年集中精神大喝一声,终于一口气将井野从自己体内赶了出去——确切地说,是用最强力的幻术反弹,将井野的灵魂撕裂成碎片,再像扔一块抹布似的,简单了事地往外一丢。


  “井野……!”是奈良鹿丸,刚在井野施术之时,他恰好赶到,见同班伙伴冒险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灵魂出窍,赶忙上前将她瘫倒的身子扶住。这时,他亲眼看着本来闭目睡着的井野忽然双眼暴突、口吐鲜血,接着彻底委顿在地,这向来沉着冷静的中忍也急得变了声调,连连叫着她的名字,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另一边,小樱看着井野受此重创,终于回过神来,拼命将全身查克拉集中在肩背处,全力向后一撞,急欲挣脱团藏的束缚。她知道,这简直就是乱来——除了日向一族,没人能将查克拉这么精确地从身体任一部位释放出去,就算是在纲手门下苦练查克拉控制的她,有把握的释放位置也只有两手两脚而已。因此,连团藏也没有想到,这手脚被缚的小丫头竟会突然在肩背处用上怪力,甚至顾不得那柄正抵在她喉头的危险凶器。


  还好,团藏毕竟已经重伤,猛然受到意料之外的怪力冲击,身体立刻失去平衡、向后倒去。原本指向小樱咽喉的苦无也就此失去准头,没有割开颈动脉,而是刺啦一声从她下巴直划过脸颊,留下了一条深可见骨的恐怖伤痕。


  浓稠的红色,从那明艳动人的脸蛋上喷涌了出来,连累着有些情愫也变得污秽不堪。


  但这一瞬间的变故也给了佐助最好的进攻机会,只见他右手电光暴涨,重新显形的“千鸟锐枪”再不迟疑,在小樱身子刚一脱离团藏控制的瞬间,便狠狠地刺穿了那颗老朽的心脏。



评论
热度(63)
  1. 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阿翡Phy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一定要给你们推荐这位作者。强烈安利!这篇文是原著向,打的tag不代表本文是这个cp。“爱”是难以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