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uri酱今天也在梦游

 

(小李飞刀)我真的是表哥!

性转系列。
李·笑容渐渐消失·寻欢.jpg
这里的寻欢是年轻的,还没经历过诸多糟心事儿的李寻欢,是俊朗风趣的探花郎。这里的龙啸云是还没利欲熏心,嫉妒得丧失理智的龙啸云,是纯情青年侠客龙啸云。
希望大家不要一开始就戴坏人滤镜。这是个轻松文,正文无cp哦。

001.

要毁掉一个人,应该采取什么办法?


全身都痛得要命,全身都在流血。

他的衣裳早已破烂不堪,黏在翻起的皮肉上,看起来格外骇人。

而他此时竟然还拿得住刀,还笑得出来。

对面的人却已经没办法再笑了。

他在原地伫立片刻,稍稍挪动一步,脑袋就开始嗡嗡作响。

他咳嗽着,有些笑不出来了。

他感到自己几乎走在刀尖抑或火海,每向前一步都在地府和人间的那条河流来往。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走了多远。

他连自己沉重的喘息声都快听不清了。

世界变成一团混沌,混沌中他看到光和影交相编织,听到好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笑声。最终那笑声弥散不见,捉不住的光影化为一抹血色。他努力睁眼,试图看见那血光中的人影,鼓膜却失了效力,什么都听不到了。

……是谁呢?

要毁掉一个人,最低级的办法是杀了他。

他忽然消了痛楚,整个人身体轻飘飘,踏在一朵白云上,不知游向何处。

他心中讶异,低头一看,自己的衣裳完完整整,伤口无影无踪,哪里有之前打斗的痕迹。

他的心情沉重起来。

“天上,是如此景象吗……”

茫茫浮云无边,他站在一片云上,望向四周,忽然感到这广阔的天地间,有四面看不见的墙,要将他活活逼死在中央。

这是寂寞。足以让人窒息的寂寞。

他在白云上由立变为坐,又由坐变为躺。他伸手去捉身边飞过的浮云,它们穿过他的手指,逃出他的掌心,拼命地逃走了。

他闭上眼,又看见那血色。

这次,他从血色中瞧见了一张脸。

“你坚持住!”

那人说。

他想对那人说些什么,却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脚底直直升至头顶,痛得他忍不住叫了一声。覆满白云的天空眨眼间变得昏暗,白云变得乌黑,从那之间劈过一道可怕的雷电。他感到有股莫名的拉力,将他从此界拉到另一边。

乌云聚集成团,变幻出鼻子眼睛,嘻嘻哈哈不停怪笑。他心烦意乱,身下的云犹如怒涛中跌宕的小舟,让他无法言语,亦无法看清眼前的异象。

小舟在怒涛中渐渐摆向那团诡异之物,他清晰地看见那张“脸”上一开一合的嘴唇,却听不懂它究竟在说些什么。

“唔啊——!”

他喘着气,嗅见一股浓郁的药味和自己身上淡淡的血气。

衣裳是新的,床铺是软的,伤口上缠着绷带。

他靠在床柱上,自生死间走了一遭,有些缓不过来。

门吱呀一声开了,他试着起身,却听来人道:“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快好好休息,别起来了。”

牵动了伤口,他不由咳嗽了两声。

来人端着药碗,坐到床边,撩起帘子:“药好了——你,你是?!”

他看着那人的神情,浅浅笑道:“我是李寻欢。”

说罢,他不禁觉得有些古怪。

自己的声音……怎么?

来人的神情也很古怪。

“你是李寻欢?”

李寻欢正揣摩着他的意思,便听这人冷笑一声,把药碗狠狠砸在桌上。

咣当一声,李寻欢瞧着他,轻轻道:“是你救了我么?我……”

因着他说的声音轻,那话音听到耳朵里,便是温和的,富有磁性的一道女声,比先前那声更明显。

这下李寻欢也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了。

他揪住李寻欢的衣领,怒气腾腾:“胡说八道!你是谁?你把李寻欢藏到哪里去了?”

被他这么一揪,李寻欢只觉浑身的伤口都痛了起来。

他却没有挣扎,只是道:“我证明给你看。”

这人皱紧眉头,重重地哼了一声:“你能怎么证明?”

话音刚落,他便感到耳边仿佛有什么东西轻轻擦过。

那是一把小刀。

薄薄一把柳叶刀,普普通通,却让人魂飞魄散。

他僵在原地,手指忍不住地颤抖。

他实在想不通,李寻欢的刀究竟从哪里来?他处理伤口的时候给他换了新的衣服,根本没发现小刀。

要说这女人是李寻欢,他打死都不信,他之前还给这伤员上过药。但要说这女人不是李寻欢,世上除了李寻欢,也根本没人能用出这么快的刀。

事实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李寻欢也全然不知。他的刀在战斗中废的废,丢的丢,醒来的时候,衣服里却又多了好几把,他也只是顺手拿着。

看到男子的神情,李寻欢笑了。

能结识一位好朋友,他很开心。

这笑容稍纵即逝。

因为他已从铜镜中瞥见自己的模样。

——那张秀丽中带着英气的俊美面庞,说是男子,别人多半是不信的。

他着实给吓到了。

面前这人松开他的衣领,愣了片刻。

“你真是李寻欢?”

他自衣领间看见了一抹鲜红。

“你……伤不要紧吧?”

李寻欢也不夸大,道:“勉强能动。”

来人的动作不似先前那般粗鲁,客客气气道:“我是龙啸云,你……”

他为难地看了一眼李寻欢。

“我叫你龙大哥,你叫我寻欢便是。”

一连串的事情整得他没了力气。李寻欢半躺在床上,不知从哪里又摸出一把小刀,递给龙啸云:“龙大哥,你救了我的命,这把刀送你……咳咳。”

龙啸云面露喜色,接过刀仔细收好,听见李寻欢咳嗽,又立刻由喜转忧,道:“寻欢,你如今伤势不轻,我能帮你点儿什么……”

李寻欢道:“大哥能否将我送回李……”说到一半,他忽然叹了口气。

“我如今这幅样子,该怎么回去。”

龙啸云道:“不如先停在此地,等你伤好些再看。”

李寻欢看他一眼,沉吟道:“我知道一门能够致幻的盅术……不知我是否中了此术。”

龙啸云神情一凝:“这,你的意思是,你我都陷入了盅术之中?”

李寻欢摇摇头:“我不太确定……况且我还未见过能使两人陷入同一幻境的盅术。”

龙啸云迟疑道:“那么,有什么武功,能使一个男人变成女人?”

李寻欢只得苦笑:“大概是有的,但那种武功绝非一日两日便能练成,也只是改换气质,绝无我这般……”

龙啸云忍不住看了看她的脸。

这张脸和他之前的脸相比,改变实在太大。

只是……

龙啸云对上她的双眼,不自禁地移开目光。

那双眼睛似乎毫无变化。

李寻欢见龙啸云一会儿抬头一会儿低头,眼睛瞄来瞄去,心里既好笑又无奈,笑道:“龙大哥,你不妨正正经经地看个够。”

龙啸云这个外表硬朗的大汉,此时却红了脸,叹道:“你如今是女儿身,我……多有不便……”

李寻欢见他手臂上有两道浅浅的压痕,便知他为了照顾自己,睡在这桌子上,心里一暖,笑道:“我做男子装束罢,省得大哥别别扭扭。”

龙啸云道:“你现在穿着男装,别人还是能一眼看出你是女人。我……我去再租一间房!”

李寻欢道:“大哥银两够么?”

龙啸云支吾起来。

李寻欢道:“大哥将我身上那玉佩先当了吧,能撑一阵子。”

龙啸云急道:“那怎么能……”

李寻欢道:“一块玉佩而已,不值多少钱。”

龙啸云这才答应,从包裹里取了玉佩。

“大哥,”李寻欢见他提腿要走,叫道,“帮我买身衣服。”

龙啸云想起那松松垮垮的衣领和衣领下一瞥而过的风光,脸上不免又有些臊。应了一声,刚要出门,想了想,又转身道:“寻欢,我不清楚你的……要不……你和我一起出去?”

李寻欢咳嗽起来。

她倒是忘了这一茬。

李寻欢试着下床,刚一动弹,伤口就渗血。龙啸云看她动作缓慢地穿鞋子时后背的红色,忙制止道:“算了算了,你还是别下来了,我看着买吧。”

李寻欢穿了一半,只好又踢了鞋,无奈道:“龙大哥,你帮我拿一下纸笔。”

龙啸云下楼问账房要纸笔,李寻欢一个人在房间里,抽了腰带量自己的尺寸。

虽说变成了女孩,她的个子依旧不低,整个人高挑匀称,搁到往日,这种身材的女孩是他自己喜欢的类型,可没想到今天……

李寻欢穿好衣服,龙啸云刚好推门进来。

“大哥,按这个买,最好是深色,耐脏。”

李寻欢刷刷写好,把纸折两折递过去。

龙啸云的脸色有些泛红,又有些泛青。

“直接给成衣铺的老板就好,他会帮忙挑的。”

他接过那张纸,捏在手里,逃也似的推门飞奔而去。

李寻欢扒着窗子,对着他的背影笑了半天。

笑着笑着,伤口就裂了,疼得她又流了滴泪。

她躺在床上,想起李园那一大摊子事,想起表妹,想起父亲兄长,笑容渐渐消失。

该如何是好……

没有丝毫头绪。

评论(11)
热度(35)